江南一剑终情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4:16:25 来源: 丰台信息港

“大师兄,你就放我们下山吧!你不说,我和小师妹紫嫣不说,师父怎么可能知道?”燕南征说道。  只见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横躺在一块巨石上,石面上放着一把剑,手里握着一个酒葫芦,男子脖子一仰,又是汩汩的喝着。男子用手擦了一下嘴,叫道:“好酒。”  燕南征和紫嫣盯着这位又敬又怕的大师兄,等待着大师兄能网开一面。男子叹了叹气,说道:“不是大师兄我不讲情面,而是师父有言在先,谁放走你们,谁就会被逐出师门?师父他老人家待我恩重如山,我于知源怎么会做出忘恩负义的事呢?”  一脸焦急的紫嫣说道:“大师兄,我和南征是真心相爱的,还望你成全啊!”说着扑通就跪了下去。  “南征、紫嫣,此次你们一走,九皇山恐怕将毁于一旦啊!师父昨日已答应御剑门门主秦淮河的提亲,紫嫣你一走,你让师父的脸面何在啊?况且童家堡一直觊觎我们九皇山的无尘剑,一旦师父向御剑门门主秦淮河退婚,势单力薄的九皇山根本不是童家堡的对手。”  “爹他一心想当武林盟主,他何时在乎过我的感受?为了拉拢御剑门,竟然将我许配给秦淮河。”紫嫣狠狠地说道。  “紫嫣,师父他老人家也有苦衷啊!师父乃九皇山的,他怎么忍心让九皇山就此覆灭呢?”于知源脸有愁容。  书生模样的燕南征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心仪紫嫣,可你性格冷漠,不善言谈,所以,紫嫣终选择了我。现在你是不是想借机报复我啊!”  紫嫣羞红着脸,说道:“大师兄不是这样的人。”  “话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不管大师兄你答不答应,我们今天都要走。”燕南征右手向背后一拔,一把剑已经在手。  于知源握着酒葫芦,往嘴里一倒,惊讶道:“咦!怎么没酒了。现在既然没酒了,我也该做出决定了。南征,既然你和紫嫣那么想下山,今天我就给你们个机会,只要你们能联手接住我三招,我就让你们走。”  “此话当真?”紫嫣眼里露出喜色。  燕南征笑吟吟的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你们俩有什么本事都拿出来吧!”  “大师兄,那你可得小心咯!”  紫嫣和燕南征二人交换了下眼色,燕南征脚步轻点,已握剑刺去,于知源见燕南征的剑刺来,依旧横卧在石面上,似乎根本没有把燕南征当回事。燕南征见大师兄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心里自然有气,暗道:“虽然自己进入师门迟,可自己的练武天赋在九皇山也是数一数二。”  燕南征剑尖一点,使出一招“春风摆柳”。“哦!好温柔的一剑,可惜心浮气躁,戾气太重……”于知源身子一侧,轻轻的便躲过了一剑。燕南征见一剑不成,立马使出一招“问花几多情?”只见燕南征的剑气凌冽,向于知源的肩头刺去。  “好快!有点意思了……”于知源肩头一沉,右手随即抓住石面上的剑挡去,燕南征的剑尖刺在剑鞘上,燕南征急忙想变换剑招,可手中的剑似乎被剑鞘牢牢的吸住了,不能移动分毫。  燕南征脸色微变,说道:“竟然是混元心法”。混元心法是九皇山至高心法,是一种至强至刚的内功心法,共分为三层,就算如今的于知源,他也只练成了层,至于九皇山的断冥王,则无人知道他练到了第几层,因为见过的人,都死在了他的剑下。也正因为断冥王的武功高深莫测,所以才会让各个门派有所忌惮,不敢对日渐衰落的九皇山下手。  燕南征见剑拔不动,只好左手握拳而出,大喝道:“开山拳。”燕南征的拳头快速无比,拳头周围形成了一股强劲的气流,直接击向于知源的胸口。  于知源左手握着酒葫芦,挡向拳头,砰的一声,酒葫芦破碎,燕南征震得飞了起来,而于知源只是身子退了三步。于知源笑嘻嘻的说道:“好小子,竟然使出了你燕家寨的开山拳。不错不错,这算你接住我的招了。接下来,你可得小心咯,我可要动真格的了。”  于知源站在石板上,暴喝道:“混元天地”。树林里突然吹起一股大风,一片片的树叶满天纷飞。“南征,你可看好了。天地无极,心有涅槃,正气之明,如水不清。”漫天的树叶飞向燕南征。  燕南征现在急了,他十分清楚,凭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接不下这一招。燕南征急声道:“紫嫣,你还在等什么?就是现在。”  紫嫣纵身一个起落,已经到了燕南征身边,二人同声道:“鸳鸯剑法,式,青梅竹马。”只见两把剑交叉在一起,像一对羞涩的少男少女,二人身边形成无形的剑气,凡是攻击在剑气上的树叶,都碎为了尘埃。  “看来已经接住了我第二招。”于知源身子一个腾跃,便到了燕南征和紫嫣二人身前,燕南征二人正在受树叶的攻击,所以,他们腾不出手。于知源右手食指和中指一合,混元功力慢慢的凝聚,终于,一把无形剑已成,不待燕南征二人反应过来,无形剑已经刺出。  “小心,这是大师兄独创的无形剑法。”紫嫣发现了空气异常的波动,急声叫道。  燕南征叫道:“共结连理。”紫嫣微微点头,心里暗自窃喜。虽然他二人在断冥王的指点下,练成了鸳鸯剑法,可燕南征从来不愿轻易使用共结连理这一招,还更别说开枝散叶那招了。  两剑合一,剑身周围形成一把无形的剑,于知源的无形剑尖和共结连理形成的无形剑相碰,砰,共结连理的无形剑坚持了一会儿,便崩碎,燕南征和紫嫣二人被震飞。于知源连忙收回无形剑,摇了摇头看,道:“这是天意啊!南征,紫嫣,你二人已接住我三招,你们现在可以下山了。”  紫嫣说道:“可是大师兄,你放我们下山,那你怎么办?”  于知源背过身躯,说道:“至于我,你们不用管,我自有办法应对。哦!对了,南征,我这儿还有一葫芦好酒。”说着就扔给了燕南征。  燕南征接过酒葫芦,说道:“多谢大师兄手下留情,那我们就此别过。”燕南征满怀感激的看着于知源的背影。  “紫嫣,我们走。”二人飞奔而去。  于知源看着燕南征和紫嫣二人的身影渐渐远去,禁不住担心道:“师弟,师妹,你们好自为之,大师兄我也只能为你们做这些了,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九黄山,滕云阁,断冥王痴痴的看着手上的舞阳剑,心里暗道:“师父临终前,把九皇山镇山之宝舞阳剑交给了我,而且还再三叮嘱,此剑关乎九皇山的兴衰,甚至是存亡。可这些年来,混元心法的第三层也是初成,可之后不管怎样勤奋,都未有丝毫进步。难道这把剑和混元心法的第三层有关联?”断冥王的眼里闪出一丝光芒。  断冥王轻轻的拔出剑,灯烛下,寒光四射,断冥王忍不住身子一颤,随即道:“果然是一把至阴至寒的宝剑,虽历经数百年,依旧如新。”  断冥王用手贴在剑身上,丝丝的寒意流过断冥王的身体,断冥王迅速气运丹田,内力源源不断的聚集在食指上,断冥王暴喝一声:“去。”舞阳剑寒光闪闪,飞梭在宽敞的房间里。“啊!”断冥王有些痛苦的看着自己手指。原来是舞阳剑的寒气已经侵袭到了断冥王的手指,而刚才手指上所聚集的内力已被抵消,所以舞阳剑的寒气才会瞬间冻伤了断冥王的手指。  断冥王连忙盘膝坐下,他可不愿因此废掉一根手指,因为他的寒阳一指需要他的这根手指。如果这根手指废掉,就算用用其他的手指使出寒阳一指,功力也会大打折扣。  咚咚咚!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于知源沉声叫道:“师父,你在吗?”  断冥王连忙把舞阳剑插入剑鞘,放进长盒子,藏入墙上暗格,随即答道:“是知源吗?这么急找师父,有什么事吗?”  “师父,是我。”  “门没上闸,进来吧!”吱呀!于知源推开了木门,看见一身青衣的老者坐在凳子上看着书。“师父,好雅兴?”  “知源,说吧!什么事?”  于知源顿了顿,问道:“师父,此次南征和紫嫣下山,是不是你的意思?”  断冥王沉思片刻,答道:“没错,南征和紫嫣表面上是私奔,实际上是去刺杀童家堡二当家童玉真。为了掩人耳目,我也只能出此下策。”  “那师父为何还要让我在山门上拦阻呢?”  “我这样做出于两个目的,一个是演的逼真,另一个是试探南征和紫嫣的武功。”  于知源顿时茅塞顿开,随即急声说道:“师父,南征和紫嫣的武功虽然不错,对付寻常江湖人物,绰绰有余,可这次他们的对手是童家堡二当家童玉真,我担心……”  “南征是我所有的徒弟汇总天赋的一个,紫嫣是我的女儿,我比你更担心他们的安危。所以,我已经暗中派了师弟商正天去暗中保护他们了。”断冥王说道。  于知源松了一口气,道:“有商师叔在,南征和紫嫣无危矣!”  “知源,吩咐众弟子小心把好各山口,勿让童家堡的人趁虚而入。你退下吧!为师想休息一会儿。”  “徒儿告退。”  于知源望了望庭院里几处闲花碧草,心里始终忐忑不安,于知源狠狠地握了握拳头,暗道:“虽然此次有商师叔在,但商师叔生性好酒,加上南征和紫嫣涉世未深,恐怕还得我下山一趟,可山上各处安全,都是我在负责,倘若童家堡攻上山来,而我又不在,师父虽然神功盖世,也难挽回败局。嗯!对了,我怎么把狄胜师弟忘了,他的一字剑可是十年前就名震天下的。如果狄胜师弟出马,更加万无一失。”  思过崖上,狄胜说道:“大师兄,你怎么有空来看我啦!”  “大师兄这次是有事相托?”  “大师兄,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只要我力所能及的事,我都会全力以赴。”  于知源把担心燕南征和紫嫣的想法说了出来后,狄胜突然想到了什么?脸露为难之色道:“大师兄,可是师父罚我思过的一年时间还没到啊!”  “这你大可放心,师父那儿有我呢?去吧!一定要保护好他们的安全,特别是紫嫣的安全。”狄胜摇了摇头,他顿时明白,原来一切皆源自于一个“情”字。  红花镇上为的便是溢香楼,每日来来往往的客人络绎不绝,有途径此地的商人,有押镖的镖局,更有握剑在手的各种江湖人物。就算此地发生斗殴死人事件,官府也不敢插手,因为,溢香楼正是童家堡堡主童家羽夫人雪灵子所开。  经过半日行程,燕南征和紫嫣已经到了红花镇。“南征,快看,这支发簪好漂亮。”燕南征摸了摸钱袋,下山前,师父给了十五两盘缠,再加上平日里省吃俭用攒下的五两,一共是二十两,花三两银子买一支,倒是在允许的范围内。  “老板,这是三两银子,你收好。”  “客官慢走。”  紫嫣心里喜滋滋的拿着发簪,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紫嫣突然转身,娇声道:“南征,你给戴上。”  燕南征无奈的笑了笑,还是轻轻的将发簪稳稳的插在了紫嫣的发髻上。正当紫嫣喜笑颜开的蹦跳着时,一队人马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刚才卖发簪的老板对着马上一领头人说道:“就是他们刚才花了三两银子买了我的发簪。”  领头人,手一甩,三个铜板掉在了地上,发簪老板跪地捡起,然后拍了拍屁股扬长而去。领头人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壮汉,手持一把百十来斤的铁斧。领头人直愣愣的看着燕南征二人,开口道:“你们二人难道不知道买了簪子要交交易费吗?”  年少气盛的燕南征答道:“交易费?我买我的发簪,与你何干?”  壮汉下令道:“他奶奶的,给我好好教训这个无知小子。”壮汉身后一群人迅速赤手空拳冲向燕南征。  燕南征站在原地,气运丹田,身子一沉,双拳猛力齐出,刚冲上来的两个人直接被打的飞了出去。后面的人见燕南征功夫了得,纷纷拔出刀剑,冲向燕南征,燕南征身形移动,拳开化掌,无数的掌印拍在了众人的肩上,肚子上,脸上,脚上……霎时之间,凶神恶煞的十多人纷纷惨叫倒地。  壮汉气哼哼的看着燕南征,说道:“果然有两下子,就让你尝尝我雪虎的开山斧。”说着,左手掌在马背上用力一拍,身子借力腾空跃起,这时,雪虎手中已多出一把斧头,大声喝道:“斧落平阳。”斧头凌空一劈,燕南征身形不动,凝气双拳,突然吼道:“六丁开山。”燕南征双拳迎向斧头。雪虎冷笑一声:“真是自不量力,竟然敢用拳头和我的斧头相碰。”拳头和斧头相碰,砰地一声!空气爆炸开来,雪虎啊的一声惨叫,被震得抛飞起来。  砰!雪虎重重的摔在地上,雪虎捂着胸口,口中大口大口的吐出血液。平时横行惯了的雪虎,终于明白自己的死期到了,刚才被打倒在地的十多人这时爬起身,围到了雪虎的身旁。雪虎忍着一口气,慢吞吞的说道:“让我姐……雪灵子……为我……报仇。”随即垂头而死,十多人抬着雪虎的尸体一溜烟逃去。  紫嫣有些紧张的问道:“南征,你怎么杀了他?”  燕南征一脸委屈的答道:“我也不知怎么呢?突然间我的内力就剧增了数倍,而且连我也无法控制这股雄浑的内力。”  “你说是不是因为你喝了大师兄给的酒的缘故啊?”紫嫣一把从燕南征的腰上扯下酒葫芦,紫嫣拔掉塞口,一股浓郁的药香味飘出。紫嫣惊喜道:“这酒是龙源酒,光是其配方材料就多达几百种,还更别说其他苛刻的酝酿条件了?这龙源酒啊!有催发功力的奇效,而且还有助于打通任督二脉。” 共 1190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阳痿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会不会影响寿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