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我为宗师 百九十五章 交锋前奏!

2019-09-26 01:47:45 来源: 丰台信息港

都市之我为宗师 百九十五章 交锋前奏!

早田津义一拳砸出去,带起半个身子的力量,那小腹一收一发,一道气息贯穿全身,正是合气道中的“翻山倒海”。

以自身之力借他人之力,一拳定下胜负,这早田津义不仅仅是居合道的绝世人物,同时还是一位精通合气道的大高手。

甘震东没有料到这一拳,因为对方之前那三步实在是太诡异了,此时被一拳打在小腹,他毫无防备,当场就是一口血喷出来。

早田津义根本没有留手,这一拳砸的结结实实,用上十二分的力气,而甘震东身子弯曲,那浑身颤动,却死死不肯跪下去。

“你输了。”

早田津义用圆润的汉语开口,而甘震东则是死死咬着牙,那面色都变得青白,毫无血色,双膝不断的剧烈抖动,已经坚持不住了。

早田津义摇摇头,第二掌突然打出去,这一下砸在甘震东的背部,他哇呀一声就泄了气息,那双膝一软,砰的跪下来了。

“三哥!”

甘震平见到这种情况,顿时几乎疯狂,他猛地冲上来,而早田津义身子一转,那一掌拍在甘震平胸口,轰的一下,就把他胸骨打裂了。

明劲滔天,甘震平忘记用劲来防御,这一下几乎打了他半条命,直接就摔在地上

都市之我为宗师  百九十五章 交锋前奏!

,疼的滚了两下,被边上的学员们匆忙扶起来。

“三脚猫的功夫,你不入流,比你三哥差远了。”

早田津义双手缓缓负在背后,此时转过头,对甘震东开口,语气平静的可怕:“你这一跪不丢人,你知道,你是输在了大东瀛年轻一代高手手中,说出去,你虽败犹荣。”

甘震东双目几乎要瞪出来,他大口的喘息,刚刚那一掌砸的他浑身上下几乎崩开,此时他想抬起头来,却根本办不到。

巨大的羞辱感涌入他的心头,他心中暗恨,自己一开始就应该直接出手,把这混账小子直接格杀了,也不必受到这种羞辱。

武馆里寂静无声,而早田津义目光扫视了一圈周围人,摇摇头:“真是难看,无一可战之人,既然你们拳馆没有人出头,那这牌子,我就拿走了。”

他这么说着,风头无两,而在此时,那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声音,只见一位老人走出来,手脚都在颤抖,那是愤怒所导致,此时瞪着早田津义,一口脏话就崩了出来。

“倭奴,你当真是有胆子!”

他骂出声来,而早田津义看了看这老人,缓缓摇头:“我是倭奴,你们也不过是时代遗留的残渣,你就是甘老太爷吧,可惜可惜,过了古稀的年纪,而且你的实力并不高,现在更是太弱了。”

“你要和我打吗?我还不想杀人。”

早田津义缓缓开口,而甘老太爷气的浑身发抖:“你想摘我们拳馆的牌子,有本事就从我尸体山踏过去。”

“哦?”

早田津义开了口,却是失笑:“老太爷,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什么从你尸体上踏过去,我不需要这么做,之前我们的对战都已经被视屏录下来了,你现在不给我招牌可以,但只怕我一出拳馆,你们甘家的招牌也已经彻底砸了。”

他话语平缓:“东土不是常说,愿赌服输吗?你们技不如我,被我打败,又死不承认,这吃相真的有些难看啊。”

他手轻轻一摆,语气变得有些轻蔑和失望:“我觉得像是你这种上了年纪的大拳师,应该是很有尚武精神的,可现在看起来,甘老先生,你似乎输不起啊。”

甘老太爷被早田津义说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红,此时真的是银牙都咬碎了,看着自己两个儿子被打成这模样,那是气的浑身都在发颤,几乎就要昏过去了。

他甘家四子,只有三个练武,老二现在不在拳馆,但老三都输了,老二在也没用,甘老爷子此时感到一股深深的绝望,那是一种从心底涌现出的无力感。

这感觉,就好像当年大龙爷来到拳馆,对他做了一番批判的感觉,是一样的。

“如果当年自己走出去,那现在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甘老爷子一瞬间仿佛苍老了数十岁,他的牙几乎都要崩碎了,此时一字一句的从口里说出话来:“我甘家无人啊.....”

早田津义看着老爷子颓然的神色,摇摇头:“你该服老了,你不是达摩,也不是张三丰,司徒玄空那些人,你的武功并不高,现在,我要摘走你的牌匾了,希望你不要输不起。”

甘老爷子沉默下去,那双目渐渐变得空洞,仅有的一点尊严支撑着他,此时开口,语气悲怆:“我甘家.....当然输得起.....”

他打落牙齿向独自里咽,双拳死死攥着:“今日之耻....来日,我甘家...必然向阁下讨要回这块牌匾......”

早田津义没有等他话说完,直接就开口:“今日一别,你甘家这块招牌,已经是永远要不回来了,这耻辱,你也只能自己接受了。”

“技不如人

都市之我为宗师  百九十五章 交锋前奏!

,今日有此情景,只能怨你自己吧。”

他突然又开口,语气变得有些玩味:“我听说,二十年前,陈玄龙曾经和你说过开放拳馆的事情,但你当时还驳斥了他,说什么传男不传女,收徒不过三。他没有和你生气,只是后来再也没有来过你甘家拳馆。”

“你这一切,不过是你自己造作而已,没有徒弟,谁帮你撑着场面?要是有个高手,也不至于今天被我打成这样。”

早田津义摇摇头,此时目光转动,对着那些学员,突然开口:“你们师傅的功夫不行,今天摘了这里的牌匾,你们心里也有点数吧。”

话语落下,甘老爷子顿时怒目,然而那胸口一口气差点就没上来,身子踉跄一晃,好不容易恢复过来。

早田津义又把目光转向门口,对孙长宁三人言语:“三位也可以回去了,这里不是个拜师的好地方,甘家拳馆总是藏着掖着一些武功,在这里练习,学不到东西。而且看了这么久,也该知道孰强孰弱的。”

孙长宁听了他的话,摇摇,笑起来。

“回去?你可能搞错了什么。”

早田津义轻轻嗯了一声,表示疑问,而孙长宁的双手此时垂下,放置于身体两侧。

孙长宁眯起眼睛,盯着早田津义,点点头,又转过去,对甘老爷子开口。

“甘老太爷,我如果能帮你把牌匾拿回来,你怎么谢我?”

福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福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福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福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福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