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中國鞋類壓力大 外貿發展環境復雜

2019-03-06 17:10:16
中國鞋類壓力大 外貿發展環境復雜 【中國鞋網-要聞分析】2015年,我國鞋類產品出口金額536.10億美元,同比下降4.71%;出口數量101.51億雙或千克,同比下降7.82%;出口單價5.28美元/雙或千克,同比增長3.38%。其中成品鞋出口金額511.94億美元,同比下降4.93%;出口數量98.78億雙,同比下降8.03%;出口單價5.18美元/雙,同比增長3.39%。 2015年鞋類主要出口品種中除紡織面鞋外均下降。塑膠鞋出口金額252.85億美元,占出口總額的47.16%,同比下降7.25%;皮鞋出口金額121.40億美元,占比22.64%,同比下降11.73%;紡織面鞋出口金額134.95億美元,占比25.17%,同比增長7.48%。 鞋類主要出口市場中除美國外均下降。2015年鞋類出口仍以美國和歐盟兩大市場為主,其中對美國出口金額140.94億美元,占出口總額的25.05%,同比增長1.77%;對歐盟出口金額110.62億美元,占比19.66%,同比下降6.19%;對日本出口金額24.95億美元,占比4.44%,同比下降8.07%;對俄羅斯出口金額18.46億美元,占比3.28%,同比下降40.39%;對中國香港出口金額15.87億美元,占比2.82%,同比下降12.17%。 2015年出口企業性質以私營企業和三資企業為主,出口均下降。私營企業出口351.84億美元,占出口總額的65.63%,同比下降3.85%;三資企業出口額134.12億美元,占比25.02%,同比下降6.10%;國有企業出口額39.75億美元,占比7.42%,同比下降5.69%。 2015年出口貿易方式以一般貿易為主,金額出現下降。一般貿易出口額345.99億美元,占出口總額的64.54%,同比下降4.98%;加工貿易出口額107.06億美元,占比19.97%,同比下降4.78%。 鞋類產業外貿發展環境復雜 2015年,我國鞋類產業外貿發展環境仍不樂觀。從國際上看,國際市場需求不振,國際競爭趨于激烈;從國內看,出口企業利潤縮減,都是影響我國鞋類產品出口的主要因素。 全球經濟總體復蘇乏力,國際市場需求不振仍是影響我鞋類出口的主要因素。2015年,世界經濟復蘇進程緩慢艱辛,世界經濟GDP整體增長2.4%左右,全球貿易增速約為2%,發達經濟體經濟運行分化加劇,發展中經濟體增長放緩。世界經濟仍處于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的深度調整期,全球總需求不振,直接影響到我鞋類產品的出口。 主要發達經濟體中,美國經濟低速增長,需求回暖但后勁不足;歐元區經濟復蘇艱難曲折,歐元走弱影響進口增長;日本經濟復蘇出現反復,家庭支出形勢不樂觀,個人消費也低于預期。我國50%的鞋類產品出口至上述發達經濟市場,但由于上述經濟體經濟增長放緩、市場萎縮,將直接沖擊我國鞋類產品的出口。 歐元區受益于寬松的貨幣政策、弱勢歐元和原油等初級產品價格下跌,經濟指標總體呈好轉趨勢。德國GDP增長1.7%;法國經濟持續改善,但失業率仍高居不下并仍呈上升趨勢;意大利剛恢復增長,前三季度GDP分別增長0.4%、0.3%和0.2%。歐元走弱對歐元區成員國的出口是利好,但對歐元區成員國的進口卻成了一只攔路虎,歐元區主要進口市場成品鞋進口額均有所下降。 日本經濟復蘇出現反復。一季度日本經濟有所增長,二季度再次陷入萎縮,下半年經濟數據中的消極跡象也較為突出,日本家庭支出形勢不樂觀,個人消費也低于預期。 2015年,新興經濟體經濟受到大宗商品價格下跌、金融市場震蕩等多方面不利因素沖擊,經濟增速繼續放緩。一是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國際銅市場進入相對過剩階段,令國際銅價震蕩下行。依賴大宗商品出口且經濟結構相對單一的新興市場國家,像俄羅斯等石油出口大國、巴西等礦產資源出口大國經濟已陷入“滯脹”狀態。二是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大幅貶值,俄羅斯、加納、哥倫比亞、土耳其、馬來西亞、阿爾及利亞等國的貨幣貶值幅度均較為明顯。一方面貨幣貶值直接導致支付能力及支付意愿下降;另一方面,出口至新興市場風險加大,我國鞋類出口企業擔心一旦相關國家采取貿易管制措施或外匯管制措施,將導致訂單無法正常執行或由于管制而無法匯出貨款,企業在簽單時尤為謹慎。兩方面因素引起我國鞋類產品出口至新興市場訂單萎縮。 國際競爭趨于激烈,我國鞋類產品在主要市場份額下降。一方面越南等東南亞國家借助人力成本和關稅優勢,制鞋業發展較為迅猛;另一方面,在全球經濟乏力的情況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雙重壓迫導致我國鞋類產品的出口將面臨巨大的挑戰,我國鞋類產品在主要市場份額下降,并將有繼續下行的風險。我國成品鞋傳統出口市場主要為美國、歐盟和日本市場,我國所占份額均有下降。 東南亞國家制鞋業發展迅猛。制鞋業是傳統勞動密集型產業,由于中國制造業成本節節攀升,導致了世界制鞋業格局由中國向東南亞地區傾斜,特別是以越南和印尼為代表的國家,制鞋業規模迅速擴大并進一步蠶食我國在全球的市場份額。 目前,越南已成為僅次于中國的第二大鞋產品出口國,借助人力成本和關稅優勢在國際市場極具競爭力。自2015年1月1日起,歐盟全面取消我國普惠制優惠,我國鞋類產品出口不再享受普惠制優惠待遇,且近年來我鞋類產品在國際市場經常遭遇反傾銷、貿易配額限制等貿易壁壘。與中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越南在出口至美國、歐盟及東盟等地均享有多項優惠政策,也是目前受國際貿易限制及反傾銷影響較小的國家之一。自2014年1月1日起,越南鞋類產品出口到歐盟將享受普惠制關稅(GSP),關稅降低至3.5%~4%;越南2015年12月初還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根據協定,歐盟將在7年內消除鞋類產品關稅;在跨太平洋(601099)伙伴關系協定(TPP)生效后,越南出口到美國的鞋類產品將享受零關稅。屆時越南鞋類產品出口至歐美將更具競爭優勢,增長更為迅猛。國際競爭直接導致我國鞋業外貿訂單外移,部分制鞋企業外遷,如耐克、阿迪達斯、彪馬等國際領先的制鞋企業已經開始將訂單從中國轉向越南企業,這些跨國公司還要求其合作工廠逐步在越南、印度、印尼等周邊國家進行產業布局。 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持續升溫。隨著國際競爭趨于激烈,在全球外需不振的情況下,各國均致力擴大出口,國際貿易壁壘進一步擴大,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國外針對我鞋類產品的貿易摩擦事件逐年增多,已經成為制約中國鞋業出口的重大障礙。 出口企業利潤擠壓,呈現產業轉移態勢。國際市場不振引起訂單碎片化,世界經濟疲軟和激烈的國際競爭導致產品報價壓低,而國內生產成本日益增加進一步削弱了企業利潤,企業經營進退維谷,開始呈現產業轉移態勢。 訂單碎片化,出口企業利潤微薄。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后,中國外貿出現新特點,客戶越來越分散,大訂單、長期訂單逐步被碎片化的中小訂單、短期訂單代替,外貿訂單碎片化已成為新常態。 國內鞋類企業呈現產業轉移態勢。鞋類企業利潤微薄,企業經營進退維谷,開始呈現產業轉移態勢。產業轉移方向主要有國內東西部地區、東南亞地區和非洲地區。如耐克已經陸續將工廠遷出中國,阿迪達斯也正逐步減少在中國的產能,將工廠轉移到越南、柬埔寨、緬甸等東南亞國家。 總體來看,2016年國際國內形勢依然復雜嚴峻。外需低迷,大宗商品和原材料價格下跌,國際形勢更為復雜。進口需求下降、要素成本持續上升、產業和訂單轉移加快,國內形勢更為嚴峻。從國際國內情況看,外貿發展的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增多,下行壓力仍然很大。(中國鞋網-權威專業的鞋業資訊中心。)小儿厌食吃些什么
年轻人高血压该注意什么
大脑缺血吃什么食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