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次贷危机对中国电信业监管的启示0

2019-05-07 10:34:47 来源: 丰台信息港

美国次贷危机所引发的金融海啸对全球的金融市场和经济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直被视为全球典范的美国金融市场和监管机制遭受沉重打击,美国乃至全球的金融监管思路和措施正在酝酿巨大变革。中国因为金融市场尚未深度开放而侥幸未成为此次海啸的重灾区,然而,此次金融危机却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警示课程,中国电信业如何从此次金融危机中汲取教训,变革监管机制,修正发展思路,在改革开放30周年的背景下显得尤为重要。

1 美国次贷危机的成因分析

图1美国次贷危机成因及政府“救市”方案机理图

图1清楚地描述了此次金融危机的形成过程以及美国政府的“救市”方案。 从图1来看,美国的次贷危机就是由房地美和房利美这两家公司(以下简称“两房”)的行为引发的,但是,这两家公司的行为并不存在信用问题。美国从1950年到1980年发展了30年,到了80年代后其开始了一次深层次的调整。1980年以前美国基本上属于工业化或者说后工业化时期的国家,工业产品的极度过剩导致其产业结构必须进行升级调整:科技产品的输出能力有限,工业生产能力过剩导致能源、有色金属等稀缺资源价格上涨,终引发了通货膨胀、失业,美国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股市、进出口、证券等均受到严重影响。这一轮调整整整经历十年,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的经济调整完成了,此后,美国首先提出“信息高速公路”,实施以IT和通信信息产业为主的全新产业模式,引发了关贸总协定到世界贸易组织的嬗变,由一般的关税组织(制造业和加工工业关税),到以服务贸易和货物贸易相协调的国际资源的重新配置。这种配置过程中,产生了美国上世纪90年代以后的经济高速发展。有资料表明从1976年到2006年,洛杉矶一套100平米的房子的价格上涨了近20倍,2006年的时候接近50万美金,当然,在这一轮次债危机中已经跌得很惨。

宏观经济、产业经济有一个基本规律:经济高速发展时,房地产市场肯定是快速增长的,因为它带动了钢铁、建材等相关产业的增长,带来了就业增加、收入增加以及人口流动的增加,这必然导致市场需求的高速增长。所以房地美、房利美并不是盲目地做房地产,它看到了大好形势,只不过它对未来走势的判断失误。为什么我们说这是一个信用的问题呢?美国大量的商业银行面对繁荣的房地产市场,希望把钱贷给购房者,但是美国的金融监管机制要求商业银行只能把钱贷给有良好信用、有良好偿付能力的购房者,而对于那些信用等级不高、支付能力差的人是不允许给予信贷的,于是衍生出房地美、房利美这样的公司,它们的目标实际上就是把钱贷给那些信用低、支付能力差的人,商业模式很简单,只要房地产处在很好的增长阶段,房价就一直是上涨的,50万一套的房子,即便没有首付全额贷给购房者,购房者没有支付能力的时候,这个房子可能已经涨到了60万,它们把房子拿回来再拍卖,还赚10万美金,这是一个基本的经济规则。所以房地美、房利美在美国实施了大量的次债贷款,但这并没有破坏美国的信用机制。

如图1所示,房地美、房利美的资金来自于商业银行的贷款以及自己发行的债券,其债券的购买者又包括了商业银行、投资行和普通投资者。这些债券很大一部分卖给了美国之外的投资机构,例如中国的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和招商银行。即,美国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市场的发展是建立在全世界财富的基础上的,其立足点就是它的信用机制。美国的信用机制之所以能够完整地建立起来,就在于它对整个经济领域、资本领域、银行体系、信息领域、电信领域有一套非常完整的自律机制,这套自律机制建立在完整的法律和监管基础上,是美国通过200年的发展积累下来的。

2 美国次贷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形象地说,当前的世界经济格局就像一片森林,美国是其中的树,日本、德国、法国是中间大的树,剩下的国家都是小树。这些大树、小树的根和根都纠结在一起了,是根缠根的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当美国这棵大树的一支根出了毛病以后,旁边的小树就死了,但是当旁边的小树的根烂掉以后,只会影响到美国这棵大树的一个支根,所以美国这棵大树不会死。

此次金融危机中,受灾严重的有三类国家:

类国家就是外汇储备较少的小国,例如冰岛。冰岛没有什么产业,只有136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冰岛国家虽小,但是金融体系非常发达,全世界银行都有它参与的股份、都有它参与的投资,金融危机爆发后,兄弟等多家银行倒闭,冰岛136亿美元投资到国外的外汇储备瞬间急剧缩水,本国货币贬值,没有外汇它什么都买不了。虽然老百姓手里有钱,但是什么都买不来。所以冰岛这个国家崩溃了。

第二类国家是经济状况不错,但贸易赤字大的国家,例如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等东欧国家。30多年来经济发展不错,被列为发展中的18国之列,但是由于资源本土稀缺,产业不健全,大量的生产类和消费类产品需要进口,因此它的进口是大于出口的,长期处在外贸赤字和外汇流动性过高的状态,一旦出现金融危机以后,马上体现出外汇严重不足,国内资源极度紧缺导致通货膨胀。

第三类国家是外汇储备还不错的资源型国家,例如俄罗斯。俄罗斯有4500多亿的外汇储备,但是俄罗斯的改革给了中国一个重要启示。中国改革这些年以来,很多经济学家都在指责中国改革不充分,应该搞自由经济,学习西方的自由经济学,甚至连凯恩斯的思想都认为是保守的,指责政府的管制太多,应该充分开放。而俄罗斯的休克疗法,实施充分开放,所有大企业都卖给外国人,政府失去了控制权,政府产业政策处处受到掣肘。从普京政府开始,利用法制和强力手段对不法的垄断财阀进行打击,保障国家对石油等能源行业的控制。此次金融危机,俄罗斯政府也出资救市,由于俄罗斯垄断行业的很大一部分资产都被私人和外国公司所控制,因此外国投资者普遍欢迎,但俄罗斯国内的企业家们则担心国家资本以救市的名义进行参股甚至收购。

西欧国家的金融体系虽然很发达,但是它只是二号树,不是头号树,于是他们希望拿出大量的资金救市。英国、德国、法国这些国家之所以出资救市是希望借助全球的银行体系来维护美国的信用,因为他们与美国之间存在根缠根的紧密联系,美国的信用有了,这些国家的信用也就有了。特别需要说明的是,美国这次救市,是在拿国家信用拯救企业的信用危机,可见,次债危机对发达国家而言,解决信用危机的压力绝不小于解决经济危机的压力。

3 美国次贷危机对中国的影响

目前中国GDP在世界排名第四位,有些机构和学者预测不久以后即可上升到第三位。中国的可支配收入在全球排第二位,但是中国的综合竞争力在全世界只排在30名以后。形象地说,中国也是一棵大树,只不过全世界的树都种在平原上,中国的树种在山前坡地上了,因而中国没有形成跟世界经济根缠根的关系,中国经济把根包得很紧,而生长了很多的藤,把藤伸向世界各类经济体,形成藤缠树的关系,美国这棵大树的根发生严重问题时,中国只不过损失几条藤,不会伤及根基。所以中国的经济和国际经济算是一个藤缠树的关系,这是这次躲过金融危机简单的道理,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明天不会陷在根缠根经济危机当中。

这次次贷危机对中国实体经济确实造成了严重影响,统计数据表明,2008年上半年,沿海出口型企业中已有3万家以上的中小企业因外资撤销订单及出口下降而亏损倒闭。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笔者到浙江调研时发现,浙江民营企业开始悄然开始转型,此次金融危机实际上促进了浙江的产业结构升级。

如果撇开次债危机的因素,中国经济在经历30年的高速发展后,也已到了一个重要的调整阶段。在此,我们仅以电信产业作为分析的对象。在这一轮调整的潮,是使中国沿海传统的以简单产品出口的加工业和制造业面临一次彻底的洗牌,经济会从传统的工业向新兴的工业转变,而通信产业在这轮调整中肯定是要真正的实现以信息化向工业化推进的转变。这里,有一个重要的逻辑关系问题,即:在一个国家和一个地区仍处在工业化中期的时候,以信息化推进工业化只能是空想,因为在这个阶段,工业的流程和运行方式是推动现代信息技术的源泉,而非信息化推进工业化,进一步说,信息化是工业化高度发展的产物。因此,要实现以信息化推进工业化,的可能就是工业化已发展经济的高度科学化水平,同时,在一轮有效的经济调整中,完成了传统工业的升级和转型。只有如此,才可能是信息化融入工业化之中,并成为工业化在较高等级上进一步提升的动力。

进一步讲,什么是信息化?什么是信息产业?用什么样的方式推进,产业的动力、渠道、机制是什么?恰恰是我们今天发展信息产业重要的前提,考察这一变迁过程,是一个重要的认识问题,在今天这样一个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电信业的明天留给我们庞大的想象空间是巨大的。但是,在向信息化升级中,所有的产业完全可能站在同一个平台上,汽车、飞机、火车、电动车、马车、自行车、城铁、行人、商贩、银行等等都将在一个开放的、对等的平台上运行,相互融合并交叉,因此,维系这样一种社会经济关系的核心就是信用体制,而具体到电信产业上就是公平高效的监管体制。

所以,尽管美国的次贷危机对中国国内的电信业影响有限,但放眼未来,如果我们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建立起电信业行之有效的监管制度,那么,在信息化的过程中,无序的行为将会在危机与矛盾出现时引发信息经济的混乱及崩溃。美国可以拿国家信用充添企业信用,而我国宏观经济转型、电信产业升级中,可以用作信用机制补偿的东西是很少的。

在改革当中,我们如何从信用缺失到有信用,怎么转变过来,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美国拿出七千亿救市,这7000千亿并不只是简单的救市场、救企业,7000亿救的是信用危机,保证美国的信用。所以次贷危机美国没有倒,终美国的经济损失、金融损失都是非常微小的,它的实体经济已经转嫁到中国这样的国家,它的金融上的损害已经转到了世界各地,然后全世界来买它7000亿的救市资金,这7000亿肯定是能够赚过来的,因为这7000亿政府债券在市场交易上近似于抄底,在国家关系上则是高信用的政府债券。美国政府绝不会干赔本的买卖。

反思一下我们国家在这一轮的经济危机当中的救市行为,股市从6000点跌到1700多点,我们国家的证监会、财政部拿出1700亿去救市,救的是什么市呢?在2300多点的时候,大量的外国游资重新进入到中国股市,进来了以后,中国的股市一路下跌,跌到1700点,政府出了1700亿救市政策,马上把股市拉升到2300点以上,于是,短线外资开始逃跑,把1700亿的救市资金全部都卷跑了,结果股市一下子又开始跌,那些被已被套的老百姓在这一轮行情中没有解套,被套牢的基金也没有解套。

基于上述分析,本文认为此次次贷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不在于经济层面,而在于对中国整个民族和国家文化的影响。因为文化是民族和国家信用体系的基础。改革开放30年了,中国的信用体系仍然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具体到电信业,原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等电信监管结构出台了大量的电信监管条例,其中有些已经形成了法律,之所以实施不下去,并不是政府官员行政能力低,也不是电信发展存在多大的缺陷,而是我们的行为本身存在缺陷,这种行为缺陷相当程度上是由于文化缺陷所导致的信用缺失造成的。这次金融危机体现出来的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就是信用差距。

中国的很多房地产开发商、银行中介在购房信贷操作中存在严重的违规行为。笔者的一位朋友从银行贷款买房时,其所在单位开据的真实收实证明载明月收入3200元,银行拒绝贷款。这位朋友通过单位人事处虚开了月收入8万元的收入证明,并向单位写了证明,如果出现问题,一切自负,和单位无关。该人再到银行,银行简单评估后认为这个收入证明不真实,给这位朋友“支招”:找一个朋友开的公司写个月收入2万元的证明并盖章,银行就批准贷款。所以说,中国的商业贷款,尤其是购房信贷很多就是次贷,如果严格按照信用体制追究中国要爆发的房地产危机比美国要严重得多,只不过中国发生危机的所有损失只能由自己承担,而美国则将损失转嫁到世界各国。

4 对中国电信业监管的回顾与反思

当前,对中国电信业的研究陷入了一个误区:从单个点、单个问题的角度研究电信,缺乏系统性,偏重于就事论事的应急性研究,试图在纷繁复杂的形势中“撞”到突破点,时间跨度短,视野范围窄,为了应付当前政府的需要,为了应付当前学界的需要,例如对于垄断的认识、对于资费的认识、对于重组的认识、对于监管的认识以及对未来整个产业发展趋势的认识等。学术及政策研究囿于短期的判断,导致很多学者感到困惑,例如对于监管问题的研究,一些学者做下来心灰意冷,好像前面无路可走了,中国电信的发展好像已经到了尽头了。如果换个视角,放在改革开放30年的大背景中来研究电信产业,对电信业存在问题的认识可能会更深刻,对电信业未来的发展空间也会更有信心。

当前,全球经济正面临一次前所未有的颠覆式变革,未来中国电信业发展中的监管问题应该怎么做?

中国电信业的此轮重组即将完成,3G牌照发放后必将引发新一轮的巨额投资,市场结构的严重失衡呼唤非对称管制,而新监管体制的实施面临旧制度的抵抗和制度变革的风险。我们的制度当中缺少一种风险化解机制,所有的风险都要由中国电信业及其消费者承担,所有风险都要中国人自己承担。而美国的房地美和房利美在一开始做次贷贷款的时候就考虑把风险转嫁给全世界。美国的经济发展带动了全球的发展,美国的信用成就了美国的资本中心和经济中心地位。改革开放30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城市迅速发展,但是,在企业信用、国家信用的积累上近乎于零

此次金融危机颠覆了传统经济学的很多观点,美国也开始反思格林斯潘的思想体系。中国一些的经济学家的思想也难以经受此次次贷危机的考验。这说明,需要重新审视工业时代形成的传统经济思想,当代虚拟经济、知识经济的大发展迫切需要新的经济理论来解释和支撑。

工业时代,甚至后工业时代主要的标志恰恰是我们国家在各种规划中引以为标准:

是做大做强,到后工业时代也要求企业做大做强,做出规模;

第二是强调GDP(忽视TFP(全要素生产率)对GDP贡献的结构变动)

第三,以技术化来实现产业的垄断;

第四,要建立全球化的商贸体系,不断的划分经济的格局,实现垄断,以确立传统工业经济时代大吃小的机制。

现代经济虽然还需要后工业时代的基础,但是以资本使用方式为重要内容的资本市场在经济中的地位已经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逐渐演变成为经济的核心中枢。美国、英国、德国等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当然中国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与之相匹敌的现代经济阶段。举例来说,到此次次贷危机为止,全球虚拟经济的市场价值已经达到实体经济的80倍。80倍是什么概念?今天1块钱你可以当80块钱使用。在后工业时代我们1块钱多可以当5块、10块使用。再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中国移动集团资产规模庞大,络和客户规模均居全球首位,但是其存在发展手段单一的问题,即单纯依靠CAPEX和OPEX的巨大投入去发展客户、扩大规模,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开展成本竞争,说到底这种做法连后工业时代都做不到,多还是停留在中期的工业时代,还带有非常原始的垄断思想。当然,本文的思想并不是批判中国移动,这种思想和做法是由中国的特殊环境造成的。

当今天的世界经济正在变成以资本的全新形态主导整个生产经济活动运行机制的时候,我们面临的将是什么,是值得深入思考的。尤其是中国电信业,作为国民经济的主导性产业,有技术性、络性、现代性、创新机制的产业体系,在全球经济的剧烈变革面前,不能再就事论事,只谈论眼前的问题,而看不到未来的发展趋势北京seo公司
。这是这次金融危机对电信行业带来的重大挑战,这种挑战不是产业的挑战而是思想的挑战,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运营商还是学者,都需要全新的思想创新,在这个基础之上研究电信产业链和监管才有出路。

过去电信业的研究走了很多弯路,总是评价对和错的问题,其实重组不存在对和错的问题,价格机制、垄断问题也不存在对和错的问题。不管什么样的政策、什么样的手段,首先要看它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率。Google和微软公司的实体价值并不高,但是Google的虚拟经济至少是它实有资本的500倍到800倍,这就是虚拟经济。美国恰恰通过房地美和房利美创造了虚拟经济的膨胀,从美国的角度看,美国没有错,但从他国的角度看,是美国很霸权,它把大部分的损失都转嫁给别人了。我们国家之所以没有受多大影响是我们国家由于开放不充分,由于没有严格遵守WTO的规则,由于我们对改革开放的理解不够,所以这次我们躲开了。

对中国电信业未来发展及其管制的探讨,必须建立在明天的市场、明天的需求、明天的社会环境、明天中国的法制和明天的社会文化的基础之上,才有可能找到一些可行的对策和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现在运营商思考问题的角度却是只要知道今天的问题怎么解决就好了,殊不知,如果连未来都不知道的话,怎么可能决策今天。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