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日向夕云

2019-06-25 19:40:49 来源: 丰台信息港

“唔,团战剧情是么……”调戏了一下怀中的少女后,夕云便将注意力转移到腕表上的任务提示了,“还真是难得啊……仔细想想已经有多久没有被主神安排参加团战剧情了?上一次的话是什么时候来着?”听到夕云提起团战,七公主的注意力也被主神腕表上的信息吸引了,仔细地将上面的信息看了一遍后,这位方才还颇为沮丧的公主殿下的情绪几乎是在瞬间高涨,努力地踮起脚尖在夕云身上蹭了蹭,用温柔的语气说道,“亲爱的,这些家伙就交给人家来对付好不好?”“怎么了?想赚点外快?”夕云笑着刮了刮女孩的脸蛋,对于这种摆明了是想占点便宜的行为他并不反对,即便是成功地团灭了对方”眼看夕云似乎是准备答应了,七公主脸上顿时露出欣喜的表情,“亲爱的请别担心,这些家伙比我们提前将近一个月才进入剧情位面,像是这么弱小的轮回小队,交给我一个人就绰绰有余了!”“你还真是信心十足啊……既然这样那就……”随意地瞥了主神腕表上那支即将要和他们作战的轮回小队一眼,夕云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卡在喉咙里,“中洲队?”“唔?怎么了吗?亲爱的。”七公主有些不解地问道,虽然她对夕云也过去也有所了解,同时也很清楚他出身的忍界是怎样的位面,但怎么都无法想象到夕云和中洲队会有什么关系。‘难道是过去的团战剧情遇到过?’七公主心想道。“……呵……挺有意思的嘛……”愣了好一会儿的夕云忽然笑了出声,两眼和太阳穴之间的位置青筋暴起,一双原本没有瞳孔的眼睛也出现了层次分明的瞳孔,“找到了……难得一次主神没有让我失望呢……郑吒?光头的话……那个应该是詹岚了……赵樱空……这个肯定是张杰……都到齐了啊……”“亲爱的到底在说什么啊?”七公主不满地在夕云怀中扭动身体,挂在夕云脖子上的手臂也稍微收紧了一点,“不要不理人家只顾着自己开心啊!”骤然听到一句相当具有歧义的话夕云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看着怀中气鼓鼓的少女,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洁西卡,我找到了相当符合心意的玩具呢。”“什么嘛,不是说好了要让给我的吗……”不需要夕云多说半句七公主就意识到他说的就是中洲队的成员了,一想到煮熟了的鸭子飞了,这位昔日的瓦纳女武神就不爽地撇了撇嘴角。“别生闷气啊,虽然是我看上了的玩具,不过作为之前已经答应送给你的赔偿,以后你在剧情任务中的收获都归你自己可以吗?”发现这次剧情任务不会太无聊的夕云心情显然好了不少,张张嘴就免去了按照先前的规矩应该上缴的部分主神奖励。要知道即便是对于被包养了的七公主而言,那样一笔奖励点也不是一个小数字,哪怕是她手头已经有一座至少价值十万奖励点的天界宫殿也一样。“真的吗?”听完夕云的许诺,七公主心中的不满也在瞬间消散了大半,要是以后在剧情任务中的收获都能归自己所有,那么放弃这次剧情任务的收获也不算什么了。反正在七公主心中,被夕云当成玩具的中洲队结局和全灭也不会有太大差别,而且既然答应了以后不会再让她上缴主神奖励,想必这次剧情任务的收获自己也能保存下来,那么和亲自出手团灭对方也没有太大差别了。毕竟在七公主想来,中洲队再怎么弱,作为一支有资格参与团战的轮回小队,一定程度上的战斗力肯定是有的。想要团灭这样一支小队,付出的代价只怕不是几千奖励点就能抵消掉的。“难道我还骗过你不成?”夕云故作不满地说道,谁知七公主竟然板着一张脸转过身去,那意思分明就是在反问说难道没有?对此夕云的反应自然只有哑然失笑,好在他并不是什么太重视礼节的人,也正是因为这样七公主才有胆子向他撒娇,否则这位擅长审时度势的女武神早就乖乖地腻在夕云身上求原谅了。正是因为这种滑不留手从不惹夕云生气的性格才能在夕云身边待这么久,就连正宫都没有明确表示过不想看到她的存在。与之相对的就是她那位越混越惨的前任,明明有不少机会能和七公主一样被夕云包养起来,可惜因为性格的缘故沦落到变成类似器灵的存在,再然后更是连器灵都当不成,现在也不知沦落到什么存在的手中,想得悲观些或许这辈子就这样了。~~~~~~~~~~~~~~~~~~~~~~~分割线~~~~~~~~~~~~~~~~~~~~~~~~~~~~~就在这两位反派狗男女在半空中秀恩爱的时候,远在数千公里外利用黑科技卫星观察着他们的中洲队也爆发了一场相当激烈的论战,关于是否应该马上撤离的问题。不过现在还在坚持着马上离开也者只剩下张杰一个人了,之前和他一样支持撤离地球的零点还有齐藤一已经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被詹岚说服,投向了支持先试探一下的阵营。不过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除了他们这些者外,被他们认同,提前赋予队员权利的新人萧宏律竟然也支持张杰的想法。那就是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直接乘坐现在已经在他们控制下的胜利队飞船离开地球,在外太空躲到回归期限到达为止。不过和一直沉默以对的张杰不同,这个一本正经的正太却是有自己理由的,那就是他的天赋,能看到他人脸上代表着死亡的黑气。按照萧宏律的说法,当他看到的某人脸上的黑气越浓郁时,就代表着那个人距离死亡越近,据他所说的看过黑气浓郁的一位就是吃饱了没事干潜入他们那间私人性质的神经病院探查情报的记者了,就他所知那位记者连踏出神经病院的机会都没有。“可是现在在我眼中,你们每个人脸上的黑气都比那个记者浓郁得多……尤其是你,齐三,你脸上的黑气已经黑到快把脸给遮住了,按照我的估计你恐怕活不过几分钟了。”萧宏律刚要说郑吒脸上的黑气太过浓郁,可随即将他发现一旁表情凝重的齐三脸上的黑气就像是好几台油烟机对着吹一样越来越浓郁时,便将手指指向了症状严重得多的齐三。“开什么玩笑啊!”齐三闻言明显是吓了一跳,疑神疑鬼地朝着左右看了看,可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准备去找间坚固的地下室躲几天再说,不过以他的性格,如果是郑吒和张杰这种者也就罢了,区区一个小屁孩也敢咒他?只是齐三很清楚现在萧宏律有郑吒保着他奈何不了,不过这并不影响齐三在嘴上占点便宜,“谁会听你这种奶娃子胡言乱语!三爷就不信有谁敢拿我怎么样!我这就找个地方待着,看看我会不会死……”边说边走的齐三骂得正开心,心中甚至有干脆留下来没出事的话就把萧宏律吊起来打一顿的想法,可惜没等他实施就像是突然撞到一块玻璃一样倒退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捂着因为扭过头破口大骂而处于正对前方撞得有些耳鸣的左耳,齐三抬起头却是看到了两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女……不,应该说就在刚才他才在显示屏上看到这一男一女。想到这里齐三心惊胆颤地将目光转移到大屏幕上,上面空无一人的事实轻易地击碎了他的一点希望。缓缓低下头的齐三突然想起什么,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将目光投到表情严肃的萧宏律身上,然而没等他开口,耳边便传来了他不愿意听到的话语。“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刚刚传送到这边就被一个冒冒失失的家伙撞了一下,虽说有魔法护盾挡着受伤的绝不会是夕云,不过谁知道这个本来就长得容易被扣除人权的家伙居然这么没礼貌,撞了人不道歉还敢左顾右盼,仅仅一眼就判断出这家伙是个新人的夕云毫不犹豫地抬起手指,操纵引力将这家伙的心脏瓣膜扯碎。杀掉这个无礼的家伙后,夕云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作战室的其他人身上,可随后他便惊愕地发现除了七公主外,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而是惊恐交加地看着离他不远处的那个男孩,就连七公主的注意力也因为这些人的缘故不由自主地有些偏移。“……”夕云已经开始考虑是不是将在场的男的全部宰了,再把女的都拉出去轮了的时候,在之前就被夕云认定是郑吒的人突然开口了。“你们……是西海队的人吧。”语气虽然平静,但是夕云还是不难从郑吒的语气中听出愤怒的意味。不过这也很正常,虽说齐三还没有像萧宏律已经被中洲队的者一致认可,但至少也算是预备队员了,再加上方才耳边传来的‘中洲队负一分’的声音,他还能保持冷静已经算是相当难得了。“如你所见。”除非是夕云懒得开口,不然这种交涉的场合一般都只有他一个人说话,而深知夕云恶趣味的七公主在这种时候更不会贸然开口,以免打搅了自家金主的兴致,那可是几十几百句好话都换不回来的负面印象,平时的时候也就罢了,关键时候,像是丽若雅那样堂堂的六翼天使,三阶战力中的存在说放就放,直到现在都不见夕云再提起她半句,即便真有什么时候想回味一下愿意复活她的时候天晓得三阶战力的价值会不会变得不值钱了?至少七公主是一点都不敢赌的,以她的实力,若是少蹭几次好处,怕是根本上不了台面,“那么报上名来吧,玩具们,总得要知道名字玩起来才有点意思不是么?”“在报上名字之前,我想知道你认不认得这个?”说话间郑吒给了詹岚一个眼神示意,她便将那枚偶然间从主神空间中拾到的护盾护符取了出来交给郑吒,“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认得出来吧?”看着夕云微微一变的眼神,郑吒眨眼间便做出了判断。“是啊,我当然认得,这东西本来就是我从主神空间兑换出来的……”夕云的一句话瞬间让郑吒的眉头皱了起来,“既然你们捡到了这东西,而且不知道因为什么能读取上面的信息,那我也破例一次做个自我介绍又何妨?初次见面,我是西海队的队长白岚,这样说的话……你们也该死得瞑目了吧?”预想中糟糕的情况出现了,那就是这个护符的原主还活着,这样一来别说是狐假虎威亦或是冒充一下卧底或者线人之类的角色,就怕对方会为了减少知情人的数目而杀人灭口。好在这东西并不是郑吒的依仗,他拿出这东西不过是想赌一把而已,要是成功了的话自然,可以避开和西海队的厮杀,不过失败了也无所谓,虽说他们的计划中并没有对方能在瞬间找到他们,并且瞬移过来的预案,不过临时想几个应急方案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是这需要一点时间。毕竟对方能在瞬间找到他们就意味着对方的情报能力超乎想象,再加上瞬移过来的能力显然也不是卷轴之类只能使用一次的消耗品,短时间内郑吒也不可能马上把利弊都考虑清楚。

长治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临沧哪家专治牛皮癣好
潍坊哪家治牛皮癣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