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雷士照明争位风波升级经销商逼宫工厂停产

2018-12-07 05:37:25

雷士照明争位风波升级:经销商逼宫工厂停产

7月12日,雷士照明在重庆召开中高层管理人员月度闭门会议。逼宫成了当天会议的主旋律。据一参会人士称,在当天的会议上,雷士照明的中层管理人员、基层员工、经销商、供货商等,齐齐向投资方赛富基金合伙人、雷士照明现任董事长阎焱及施耐德代表提出诉求,包括:让雷士照明创始人、原董事长吴长江尽快回到雷士照明工作,以及施耐德退出雷士等。

摘要:7月12日,雷士照明在重庆召开中高层管理人员月度闭门会议。逼宫成了当天会议的主旋律。据一参会人士称,在当天的会议上,雷士照明的中层管理人员、基层员工、经销商、供货商等,齐齐向投资方赛富基金合伙人、雷士照明现任董事长阎焱及施耐德代表提出诉求,包括:让雷士照明创始人、原董事长吴长江尽快回到雷士照明工作,以及施耐德退出雷士等。关键字:雷士照明,阎焱,施耐德,吴长江

赛富基金合伙人、雷士照明现任董事长阎焱,2005年曾在雷士照明股权争夺战中,拉过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一把。

中国照明制造商——雷士照明()资方与创始人的阋墙,眼看要升级成部分工厂的停产。

7月12日,雷士照明在重庆召开中高层管理人员月度闭门会议。逼宫成了当天会议的主旋律。据一参会人士称,在当天的会议上,雷士照明的中层管理人员、基层员工、经销商、供货商等,齐齐向投资方赛富基金合伙人、雷士照明现任董事长阎焱及施耐德代表提出诉求,包括:让雷士照明创始人、原董事长吴长江尽快回到雷士照明工作,以及施耐德退出雷士等。

一与会人士称,这场会议从上午8时许开始,一直开到下午5时许。

“终阎焱并没有对上述诉求给出明确答复。只是给了个时间点,在三周内答复。”雷士照明发言人石勇军昨日对早报说,“员工的要求比较明确,就是得不到答复,就会从明天(13日)开始停工。因此13日肯定会有部分工厂停产。”

只言片语间可见风暴

雷士照明由吴长江创立于1998年。从5月24日传出“被协助调查”消息的吴长江被清洗出董事会之后,雷士照明的管理层动荡已致股价下跌逾三成。可能的“停产”,或使雷士雪上加霜。

吴长江并未出现在12日的会议现场。

但财新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吴长江11日晚已知悉员工和经销商12日会和董事会相关人员谈判。他对该知情人士称,“雷士会出大事”,并称“兄弟姐妹们要挺我”。

风暴中心的另两位关键人物阎焱及施耐德代表,昨日均未接听早报的采访。

董事会遭逼宫

12日的会议场面紧张。

据一位与会者描述,力挺吴长江的雷士经销商、供货商、公司中层管理人员,把阎焱及施耐德代表堵在了会议室中,要求不给出结果,绝不休会。

按财新的报道,双方谈判内容主要集中在四个焦点:一是改组董事会,不能让外行领导内行;二是争取更多员工期权;三是要让吴长江尽快回到雷士工作;四是让施耐德退出雷士。部分雷士照明员工称,如果资方不尊重员工意见,就会无限期停工。

“中层管理员工提出的诉求没能获得阎焱方面的明确答复,于是就有不少代表中途愤然离场。”石勇军称。

[#page#]

风暴口并未止于会场

在雷士的万州工厂、惠州工厂等基地,有员工拉起了“无良施耐德”、“吴总不回来,坚决不复工!”等横幅。

对于力挺吴长江的员工比例,石勇军称,“百分之百,这个是的。”

石勇军强调,这次会议与吴长江没有任何关系,更不是吴长江组织的。此类会议是例行的,一般每一到两个月就会开一次中高层管理人员月度会议。

当天,吴长江并未现身会场。

不过,颇为契合的是,从12日零时开始,在微博上沉寂了20多天的吴长江连发5条微博,驳斥了阎焱对其的指责。

“这两天有许多媒体都报道转载了阎焱先生允许我回雷士的三个条件。其实明眼人都知道他在批评我、攻击我。1.说我对董事会隐瞒了真相;2.说我有不当关联交易;3.说我不尊重董事会。这三条罪证够大了,但我决不接受!”吴长江在微博上如是写道。

曾经的救火队员

让吴长江无法接受的指责,来自于他当年的“救火队员”阎焱。

2005年,雷士照明面临分裂。吴长江将雷士照明所有股权收归自己旗下的代价是1.6亿元,两位股东一次性带走了1亿元现金,雷士照明就此陷入资金困境。吴长江在这样的情况下踏上了找钱的道路。一直到2006年赛富基金进来前,雷士照明都经历着拆东墙补西墙的窘迫。彼时,手握资金的阎焱,对吴长江而言是救火队员。

雷士照明于2010年5月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之前已吸收赛富基金和高盛等风险投资入股,并于2011年7月引入跨国巨头施耐德电气入股。

上述入股导致公司创始人吴长江的股权遭到稀释。

现年46岁的吴长江生于重庆铜梁矿工家庭。1992年,吴长江南下“下海”,1994年涉足电器行业。1998年,完成了原始积累的吴长江离开这家后来被收购的企业,和自己两个高中同学合资成立新公司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初的资本100万元,吴长江占45%的股份。

今年5月25日,雷士突然发布公告称,吴长江辞去公司所有职务。起因是吴长江被传出遭“协助调查”的消息。

7月9日,财新援引阎焱的说法称,“我们不愿意过多谈论个人(吴长江),只是希望按照规则做事,这点很重要。雷士照明因为吴长江突然辞职事件股价大跌,我们股东也有很大的损失,但我们并没有抱怨他,而是齐心协力把公司稳定住。”

在当天的报道中,阎焱还为吴长江回归列出三个条件。这也成为吴长江反弹的导火索。

“吴长江非常有魅力”

同样在2005年的争夺股权风波中充当救火队员角色的,还有雷士照明的经销商和供货商。

彼时,在分红问题上吴长江与两位股东发生争执,领取8000万元现金后,吴长江被“扫地出门”。不过3天后, 200多名经销商和供货商从全国各地赶来,集体到公司围堵两位股东。终结果是两名股东离开雷士,吴长江得以回归。

12日的雷士内部会议,同样因为供应商与经销商在下午的入场,而变得更加火爆。

据称,面对资方的程序性解释,经销商多次打断对话。

经销商终提出的诉求是:外行不能领导内行,吴长江必须回归;经销商代表进董事会,要两个名额;施耐德出局。

河南一个县级经销商对早报称,大家之所以愿意跟着吴长江,是因为“吴长江非常有魅力,做事大气,我们可以赊账进货”。此外,雷士在商业照明领域是国内照明企业当之无愧的老大,其影响力也延伸到了家居照明,跟着吴长江没错。

眼下经销商无疑非常苦恼。上述人士称,“去年6月份,我的销售额在十多万元,但今年6月只有三四万。这其中固然主要是因为经济形势不好,但我们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其他品牌对我们的挤压。”

上述人士称,其他品牌现在常用公司治理方面的动荡对雷士进行打击,比如“吴长江走了雷士的产品质量要不行了”、“雷士要垮了买他们的产品没保障”等等,“所以我现在热切地盼望着吴总能够回归雷士。”

“你要是问100个经销商,100个经销商会告诉你他支持吴长江。”上述经销商称。

石勇军在接受早报采访时也说,“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100%的经销商是支持吴长江先生的。”

争议施耐德

但也有分销商对早报称,吴长江近些年的顺风顺水,也使得其在公司经营方面有所大意,不够专注。

“我在经销商大会上见过吴总好几次。不过上市后,我记得非常清楚,他说过一句,‘雷士现在可以跨到很多领域中去,因为我们有很多钱’。这无疑会使雷士的发展过于泡沫。比如从商业照明一举跨到家居照明,这步走得就太快了。希望吴总回归后,能够冷静一些,精耕细作,在原有领域加强产品研发,加强营销。”上述经销商说。

让经销商担心的还有雷士照明另一战略股东施耐德。

石勇军称,施耐德入股雷士后,不仅没有带来任何新的订单,还给原有业务带来了困扰。雷士的中层认为,施耐德新派入的高管否定了之前雷士的运转模式与管理办法,但又没能提出适合雷士的新办法,这造成了雷士业务的下滑。“中层非常迷茫。”

为何施耐德作为跨国500强企业能够经营管理好一个巨大的集团,却无法运营好一家雷士照明?

石勇军认为:“主要是施耐德对照明业务并不熟悉,之前对该领域完全没有覆盖。因此在管理上会有问题。”

而阎焱对施耐德的评价却十分正面。

他认为,吴长江当初引入国际战略投资者施耐德,确实是双赢之举。施耐德在业务领域上与雷士照明毫无重叠、竞争之处,且对公司经营管理与业务拓展等方面都有很大帮助。

对于雷士照明今日是否会在港交所停牌,石勇军称,公司的核心管理层自会考虑这个问题。

干式变压器减震器减振器防震垫
标书编写
手机捕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