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镜片龙头不卖镜片搞金融 康旗股份是转型还是“卖壳”?

2018-12-08 01:13:42
镜片龙头不卖镜片搞金融 康旗股份是转型还是“卖壳”? 日前,康旗股份公告称,公司拟向实际控制人出售眼镜资产,宣布三年内退出眼镜行业,重点发展大数据金融科技服务业务。然而,剥离眼镜资产后,作为主要营收贡献者的旗计智能,主营业务为银行提供电话营销等外包服务,显然与“金融科技”相关性并不大。为何剥离现金奶牛?如何布局大数据金融科技服务?康旗股份变更主业究竟意欲何为? 实际控制人收回现金奶牛 7月2日,上海康耐特旗计智能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旗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上海林梧实业有限公司出售与眼镜镜片业务相关的资产与负债,本次交易作价7.6亿元,评估增值率为 14.69%,并宣布三年内退出眼镜行业。值得注意的是,成立于2018年6月20日的林梧实业未开展任何业务,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费铮翔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为同一人。 康旗股份(原名“康耐特”)成立于1996年,于2010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在国内树脂镜片制造行业中处于行列,拥有较高知名度,业务遍布海内外,在上海、江苏、美国、日本、墨西哥等均设有公司。资料显示,康旗股份是目前A股仅有两家眼镜类上市公司之一,博士眼镜去年上市还曾一度引发眼镜业暴利的热议。 康旗股份的镜片业务毛利率近两年保持在30%左右,利润保持较快增长。公告显示,该业务近两年模拟合并财务数据分别为: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7.88亿元,实现净利润6218.19万元;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6.91亿元,实现净利润5836.84万元。 此外,镜片有关的募资项目尽管进入收获期,却和这次眼镜镜片业务有关的5家子公司股权(含3家孙公司股权)一同遭到转让。其中,2016年“防蓝光树脂镜片生产线建设项目”所募资的6000万元已全部投入使用完毕,截至2017年12月31日,该项目累计实现效益1145.59万元。 那么,深耕20多年,拥有品牌美誉度,世界眼镜市场上中国的供应商之一的康旗股份为什么要转型新金融呢?镜片这块优质资产为何被实际控制人自家买回? 康旗股份实际控制人董事长费铮翔在近日审议回购股份的股东大会上回答《证券日报》记者提问时表示:“公司眼镜业务发展比较平稳,而且属于重资产,从资本市场来说,公司希望主营业务有亮点,希望发展比较快,因此置换一下资产有利于上市公司快速发展。” 新主业是电话营销还是金融? 在费铮翔眼里,受资本市场欢迎的亮点应该就是新金融。2015年12月17日,康旗股份作价23.4亿元收购旗计智能100%股权,同时宣布转型成为镜片以及银行卡增值业务双主业发展时,就有意将公司定位为金融业了。2016年1月19日,康耐特在收购旗计智能时的行业分类为“其它金融业(J69)”。无奈互联网金融风险抬头,监管层开启合规整顿,2016年5月份,证监会叫停互联网金融业并购重组和再融资。2016年6月份,康耐特重新发布重组方案时,已经将标的资产的行业分类更正为“F52零售业”。 那么,23亿元巨资收购的旗计智能到底是家什么企业?公告显示,旗计智能成立于2012年,为银行提供银行卡商品邮购分期业务、信用卡账单分期营销业务以及其它衍生权益消费产品销售服务。而手段就是通过电话外呼形式,面向银行卡客户推送营销方案。 仔细看就能发现旗计智能其实就是一家替银行打电话对外销售产品的企业。而这家公司所销售的产品也富有争议,曾被媒体质疑涉嫌兜售非正规银币。 有报道称,中国金币总公司是专业发行机构,也是中国人民银行直属的我国经营贵金属纪念币的行业性公司,因此具有收藏价值的金银币至少应该是中国人民银行发售的产品。但是旗计智能所销售的货币,很多并非由中国金币总公司官网出售,因而收藏价值无从考据。旗计智能每年高达60%以上的毛利率似乎也在侧面印证。 目前,这块电话销售业务是康旗股份核心的业务与盈利模式。2017年年报显示,电话销售收入高达11.44亿元,2017年同比暴增317.60%,占非眼镜镜片业务收入总额的96%,占总营收的57.57%;2016年为2.74亿元,占总营收比为27.37%。2017年金银类纪念币销售15.9万套,比2016年大增482.76%,银币类纪念币销售8万套,大增105.68%。 资料显示,2017年,旗计智能实际盈利为承诺业绩2.45亿元的91.52%,业绩不达标的主因之一便是行业竞争激烈导致银行卡商品邮购分期业务未达到增长预期。 实为电话营销公司却对外宣传大数据金融科技是否有误导投资者的嫌疑? 费铮翔对《证券日报》记者坦言,除眼镜之外对另一大业务是利用大数据平台来做营销,目前还不能称之为金融。金融在我国是特定金融机构才能从事的业务,旗计智能从事的是通过银行卡来分析客户消费习惯,并为这些金融机构提供营销等外包服务。 有意思的是,电话营销和镜片业务两大业务线的高管薪酬出现了极不平衡的现象。2017年年报显示,旗计智能创始人、原总经理刘涛,目前担任康旗股份副董事长、总经理职务的年薪税前仅12万元,而属于镜片业务的董秘,副总经理等高管年薪都高于刘涛,在60万元-80万元之间,其与董事长费铮翔122.86万元年薪的差距则更大。 而伴随着此次资产置出,康旗股份现任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张惠祥,3位现任副总经理郑育红、夏国平及曹根庭,均将辞去职位。 转型是看好金融还是“卖壳”? 从转型“双主业”,到主业变更,康旗用了三年来完成平稳过渡,可谓不惜时间和重金。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短短两年就收购或投资设立了7家公司,投入近35亿元,涉及多个领域--电话营销、航旅数据分发、金融科技支持服务、网络小贷、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商业保理公司,而且丝毫没有放缓并购的意思。 7月12日,康旗股份公告称正在筹划购买广州市丰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申网络”)100%股权,目前资产收购仍处于洽谈阶段。 据了解,丰申网络是一家垂直领域专业的“大数据+AI 决策”服务提供商,为银行、保险等机构客户提供营销服务。大数据、金融服务和科技每一块单独拆开都属于一个行业大类,揉在一起未来主业的方向到底是什么? 此外,今年国内互联网金融加速探底,风险事件频发,维信金科,汇付天下等港股上市首日破发的窘境反映了金融科技概念股在资本市场上的风光不再,公司从事大数据金融科技服务业务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都要回到公司置出资产的初心中去找。某投行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康旗股份剥离传统主业有两种可能:目前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种可能是想让公司变成纯粹的大数据金融科技公司,谋求彻底转型;第二种可能是在为变相“卖壳”做准备,对方不要老业务所以在做清理。按照监管规定,不允许创业板公司借壳上市,但市场上曾出现过多起通过转让少数股权+大比例投票委托方式转让控制权从而达到“借壳”的先例。 对于是否有资产注入重组的可能,费铮翔对记者表示:“收购很复杂需要谈判,有时是人家不愿意进来,比如北京有一家公司,仅有几千万元利润但要价20亿元,太高了。”费铮翔认为,兼并收购是上市公司发展快的手段。 康旗股份在此次出售资产的公告中称,公司将有计划地逐步退出眼镜行业,做好大数据金融科技服务业务的同时,抓住机遇,积极探索符合公司未来发展方向的新产业,打造上市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2018年一季报显示,康旗股份净利润增速大幅降低,营业收入接近停滞。归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为2579.92万元,同比下降52.51%;营业收入为4.08亿元,同比增长4.98%。对于原因,公司表示:主要是公司围绕全资子公司上海旗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大数据金融科技战略和业务布局,旗计智能引入大量人才和加大系统、软件等技术投入储备等,相关费用同比增加所致。一季度,公司管理费暴涨50%为6341.44万元,上期发生额为4212.69万元。此外,2018年半年报预告显示,归母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7.21%至11.80%。 (责任编辑:畅帅帅)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邮箱:finance@chin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儿童止咳化痰药哪个效果好
机组测温测速制动屏厂家
小孩低烧怎么办
玻璃棉管壳价格
广告机
上善不锈钢丝网除沫器厂家
小孩化痰止咳吃什么药
孩子老咳嗽
宝宝肺热咳嗽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