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地球绿飘带那片绿色那些光阴

2018-12-03 16:40:19

地球绿飘带:那片绿色,那些光阴

天下黄河富宁夏。

穿行宁夏平原,空气中满是青枝绿叶的香味。刚刚钻出毛乌素沙地的我们,一时有些恍惚

一边是长河落日黄沙古道,一边是水乡新稻柳翠花红,绵延百里的防护林如同一座屏障,庇护着黄河以及沿河万顷良田,让黄绿两片土地近在咫尺又仿佛相去万里。

王有德所管理的白芨滩自然保护区,就是屏障的一部分。在他出生的上个世纪50年代,谁也不会想到,这片祖祖辈辈艰难生息的贫瘠之地会长出绿油油的森林。

初山上还有些树和草,随着老百姓放羊、挖药材、砍树烧柴,植被日益稀疏。再过了几年,当10岁的王有德开始上山打柴时,全村仅剩下两棵干瘪的老榆树。冬天西北风一刮,窑洞口被沙子堵得严严实实,出门只得从窗口爬出去。

那是一段王有德不愿回首的岁月:庄稼经常颗粒无收,母亲自己吃草籽、糠麸,把仅有的一点杂粮留给孩子们;弟兄三人只有一条被子、一套能出门的衣服,谁走亲戚家,谁就穿上这套衣服。

越砍树越穷,越穷越砍树 这个在当时看来无解的悖论,从此深深埋在了王有德心里。

试图走出困境的人,远远不止王有德。

树是我爹! 创造这句 名言 的人叫王树清,齐齐哈尔市原副市长。老百姓叫他 齐齐哈尔护林员 ,他说,我要把这个称号带进棺材。

天寒地冻时,他趴在坑里抓偷偷砍树的人;看到路边有树枯了,他命令所有人下车,为绿色生命默哀三分钟;发现楼盘开发商砍了工地里的一棵树,他严厉背诵《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要求对方在旁边栽上一片林子作为补偿

绿色是如此脆弱:贫穷时有人毁灭它,想要挖出一根草;富裕时同样有人毁灭它,它又成了经济发展短视者眼中的绊脚石。然而,生存和发展的绿色代价一旦付出,数百倍的努力也难以弥补。

国家林业局三北防护林建设局造林处处长熊善松说,一片草地沙漠化只需要一个冬天,完全恢复植被需要10年,而土壤实现彻底改良则要经过漫长的100年。

大自然面前,人类的破坏与重建力量之间永远是一场不对称战争。战国时期,毛乌素沙地还是一片 卧马草地 。在气候变迁、不合理开垦和战乱的影响下,地面植被渐渐消失,唐代开始出现的积沙至明清已形成茫茫大漠。

今天,塞上江南的明月还是当年那轮明月,而月光下多少绿黄交替的故事,构成了我们这个民族一路跋涉的历史。它温暖而苍凉,绚丽而悲怆。

这是一年中热的时候,也是固沙的季节。

王有德走上沙梁子指挥劳动。他的脚下,麦草秸秆扎就的方格铺作一张大,向着大漠深处延伸,延伸。我们向他提出了三个问题

假如你的林子明天重新变回沙地,你怎么办?

假如有更高的职务给你,你怎么选择?

假如一夜之间年轻20岁、30岁,你会做些什么?

接连三次,王有德说出了同样的几个字:继续治沙。

大漠疾风中,他的声音奔向远方。

假如、假如少年王有德站在时光另一端聆听,这,大概就是他曾苦苦求索的答案吧。

深圳回程车
悬臂货架
菜籽榨油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