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邪魅一笑

2019-06-25 21:18:19 来源: 丰台信息港

教主邪魅一笑 第34章 被逐出门派的滋味如此酸爽当夜,月色疏朗。去探望秦散秋终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毕竟这是沈铮河破例放倪袂进去的,一旦被发现了,对他们几个人都不好。为了避人耳目,倪袂把时间选在了半夜三更,那时候值夜的人恰好是与沈铮河相熟的弟子,大大地减少了被揭穿的风险。苏长清伤后刚愈,面色苍白不已,披着一件外衣,静静地走在倪袂身后。来到了无邪堂,平日灯火通明的大殿如今乌灯黑火,又因不可点灯,倪袂借着月光,慢慢地踱到了内室。而相比之下,因为武功高强,能在夜间视物,苏长清倒是走得十分自在。下地牢的入口在内室壁画之后,窗户紧闭,一盏小小的烛台照亮了这里。而让倪袂惊讶的是,在那壁画前只有一个剔水宫的弟子看守。倪袂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也许是剔水宫的人对自己地牢的严密性很有信心,所以没有沈铮河早已与看守门口的弟子打过招呼,所以他瞧见倪袂两人,只是推开了门,做了个进去的手势,并没有发出声音。随着厚重的石门缓缓推开,地下的阴寒之气便扑面而来。一道旋转向下的楼梯出现在眼前,楼梯两旁每隔一段就有蜡烛照明,然而却还是十分黑暗,倪袂小心地往下走了几步,却见苏长清没有跟下来,疑惑地回头。苏长清淡淡道:“我不下去了,在这里等……一起看着门。”倪袂点点头。其实这正合她意。摸着两边狭窄的墙壁缓缓往下走,阴寒之气越发浓重。这种地牢不适合人长久呆在下面,即便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如果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恐怕很快便不行了。下到下,倪袂慢慢往前走。地牢里弥漫着淡淡的霉味,爬满青苔的阴暗的墙角,深不见底的走道,两旁尽是空空的囚房,偶尔还可见可怕的刑具被胡乱地放在房间内,上面凝结着一层暗暗的黑色,弥漫着一阵淡淡的腥味。终于,她瞧见靠里面的一间牢房里的烛台亮着,不由精神一震,大步往前。扑到了铁栅栏面前,眼前的景象让倪袂眼睛发酸,一阵怒火油然而生。秦散秋靠在了墙边的位置,只着一身玄色单衣。在他白晳纤细的锁骨处,一道狰狞的锁链从锁骨下穿过,突破了皮肉,通过锁骨把他整个人扣在了墙壁上。斑斑的乌黑血迹已经凝结,锁链沉重地垂下,秦散秋的吐息平稳,但却很轻,仿佛重一些的呼吸都会扯痛伤口。在许多武侠小说里,都有过锁琵琶骨的说法,所谓琵琶骨就是后背上方两侧的三角形扁骨。倪袂一直以为秦散秋被锁的是那里,没想到锁的竟然是锁骨,也许是背后肌肉不好穿透,所以终,他们还是选了功效一样的锁骨来锁。这种做法可以让一个人丧失浑身力气,有武功也使不出。以往关其他弟子进来时,并没有附带这个步骤。恐怕长老们也知道秦散秋现在的实力,普通的囚房也许困不住他,所以便加了一道锁,锁住他浑身功力。倪袂吸了吸鼻子,轻轻地敲了敲铁栏,轻声道:“小秋,你醒着么?”几乎是同时,秦散秋就缓缓睁开了双眼。倪袂鼻子发酸,深深愧疚,“小秋,是不是很疼……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能耐保护你,让你在我眼皮底下也要受到这种伤害。秦散秋稍微摇了摇头,嘴唇干燥发白,但是话语之间,中气仍在,“无碍,不必担心。”倪袂担忧地看着他,虽然想再关心多几句,不过眼下也于事无补,还是说正事要紧。苏长清就在地牢外面,虽然隔得挺远,但是他耳力太好,不知道会不会听见。偏偏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却是大逆不道的,所以要多加小心。“小秋,眼下要让你安然无恙,只有一个办法——便是离开这里。”倪袂压低声音道,“你离开的机会,只有一个,就是明日。”“……”“明日,旬阳子出关,一定会有人带你去大堂审查,因为琵琶骨的锁不能带走,所以明日,他们一定会除掉你身上的锁,出到地面之后,那是你离开的机会。”“……”“小秋,离开这里之后,一旦这件事传开,中原武林便容不下你了。所以,你只有一个选择,便是放弃学武。”倪袂说得很艰难。其实除了放弃学武,还有另一个选择,便是去一个中原武林势力所鞭长莫及的地方,练不同的心法,加入不同的阵营,也就是所谓的——入魔。但是,无论在公还是在私,她都不愿意看见那个局面。秦散秋微微摇了摇头,淡淡道:“你说的并非不可能,只是我做不到。”“……好,之后该怎么办我们先不议论,但是眼下的难题必须要先解决。小秋,你要答应我,今夜养精蓄锐,明日一定要抓紧机会离开这里,并且短时间内不要再回来。”“那么,你与我一起走么?”倪袂愣住,她不是不能走,但是,与跟随秦散秋离开相比,留在剔水宫是更好的选择,至少,大部分的主角都在这边,她能随时随地知道这边的动向,能够掌握故事的节奏。记忆中,秦散秋一去便是两年,如果她随之离开,这两年与剔水宫脱节了,恐怕……压下心中酸涩,倪袂摇摇头,压低声音道:“不,我不走。我必须留在这里。”“那么,我也不走。” 秦散秋表情很沉静,不似在开玩笑。“什么?”倪袂怪叫起来,抓住了铁栏,似乎想突破这层障碍进去晃醒他,“小秋,你知道你不走会有什么下场么?你会被挑断手筋脚筋,一身武功尽废……现在你琵琶骨被锁,所以你跑不掉,但是明天你就有机会跑掉了……那是你的机会啊,我不想你死,你怎么能意气用事?”“我没有意气用事。”秦散秋平静道,“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在我和剔水宫之间,你选谁?”倪袂怔住,“我们现在讨论的根本不是这个问题——”“现在说的就是这个问题。”秦散秋声音低沉,“你回答不了是不是,那我替你回答:你选的是我。”在那一瞬间,倪袂竟觉得无法反驳,一种荒诞的猜想涌上心头,渐渐把她淹没。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说他……不不,怎么可能,是自己自作多情吧。倪袂转头,冷声道:“不,你错了,我选剔水宫。”秦散秋轻笑,有种淡淡的笃定,“为什么不承认?你舍不得我,否则也不会连夜过来,就为了提醒我明日离开。你一定会跟我走的。”“别开玩笑了,我说过了,我不会走的,我想留在这里学武功。”其实看了秦散秋今晚的状况,虽然面色苍白,但是头脑思维却依然慎密,倪袂相信他明日一定会按照剧情所言逃得掉剔水宫弟子的围捕,倒也安心不少。“那不是你拒绝我的理由。”秦散秋的声音蓦然低沉下去,“即使你不走,我也会不择手段带走你。”眼见话题又绕到了死胡同,倪袂苦涩道:“别胡闹,我……不可能走的。”牢外月色如练,清辉满溢。夜已深,秦散秋也面露疲态,未免明日出什么差错,还是让他好好休息为妙。倪袂深深地看了秦散秋一眼,道:“小秋,你早些休息……晚安,请你多保重。”然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不敢回头,是因为她怕自己会想起,这也许是她在秦散秋叛教之前,一次与他这样说话了。多看一眼,也许自己就会多舍不得一分。当夜,倪袂在床上翻来覆去。秦散秋的话依然清晰在浮现在耳边:“即使你不走,我也会不择手段带走你。”她不敢大意,秦散秋是很有可能说到做到的。不能让这种变数影响到他离开的成功率。该怎样做呢……脑海中忽然一个激灵,倪袂微微一顿,目光转向了墙壁悬挂着的那把新剑,一个想法渐渐成型。有些决定做起来会很痛,但是她眼下已经别无他法。翌日。倪袂一大早便来到了无邪堂,站在尹宴兰身边。无邪堂内人头攒动,剔水宫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这种震惊全派的大事了,所以无论认不认识秦散秋的弟子,今天都跑来了,不愿错过这出好戏。出关的旬阳子不久后便到场了,端坐在上方。一众长老纷纷落座。倪袂与尹宴兰说着话,一边观察周围。尹宴兰朝着她身后道:“大师兄,二师兄早。”倪袂转头,只见沈铮河与苏长清都站在她身后,居然还有一段时间未见的殷非墨。这下子,剔水宫三巨头都在这里了,万一秦散秋真的要来带走她,一旦靠近这里,岂不是很危险?幸好,沈铮河与殷非墨很快便上前去协助旬阳子,身旁也就剩下一个前一阵子才半死不活的苏长清,还有一个尹宴兰,恐怕问题不大。唉,但愿秦散秋能在来无邪堂的途中就跑,不然,一旦进入这里,即使他修炼过《浮屠六式》,但想从如云的高手中脱身,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一个长老站起来,扬声道:“把孽徒秦散秋带上来。”倪袂抬眼,表面淡定,然而心中高度紧张。小秋,快逃,快逃啊!门外忽然传来几声惊叫,随即马上喧闹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无邪堂内的人都往外看,旬阳子也睁开了眼睛,站起了身来。“啊啊啊啊——”一阵大叫传来,无邪堂的门被劲风打开,倪袂一看,顿时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淋下,吓得僵在原地。一个满脸是血的剔水宫弟子站在门前,头些微垂下。然而仔细一看,他并不是自主站在那里的,反倒是被捅在剑尖上的。哗地一声,秦散秋把剑收回,那弟子胸口的剑被抽出,血花溅出,他缓缓倒下,面目狰狞,死不瞑目。倪袂不敢细看,然而这个人却很是眼熟……倪袂缓缓瞪大眼睛,是了,这个人……是当年欺负过秦散秋的。一时间,无邪堂内惊叫连连,许多人都把剑拔了出来,然而却无一敢上前。也许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当出头鸟。“孽徒,你这个孽徒!”台上有长老大吼。秦散秋右手持剑,剑尖不断有鲜血滑落。他就那样气定神闲、近乎目中无人地走上前来,仿佛在场不是数百个侠客,而是在自家庭院漫步。玄衣上尽是血污,自己的血和别人的血交叠起来,散落的头发下,一张苍白的脸尽是冷然。他把目光转向了倪袂,缓缓上前,幽黑的眼神定定地看向倪袂,并没有逼迫,但是在那一刻,倪袂竟想就这样冲上去跟他走。按捺住自己的冲动,倪袂朝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缓缓闭上了眼睛。不要再过来了。苏长清察觉到他的意图,连忙上前一步,拔剑出鞘。秦散秋眉目一冷,微微抬手,似乎就要出招。一旦与苏长清出招开打,可以想象,终只会演变成一对多的情况。忽然,“锵——”地一声清脆嗡鸣,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出鞘,与秦散秋手上一模一样的剑,然而剑柄却握在了倪袂手中。倪袂已经先一步挡在苏长清面前,持剑之手毫不发抖,剑尖直指秦散秋的胸口,锋利的剑锋甚至有些戳到他的胸口,“——滚,我不会与你同流合污的。”秦散秋面上血色尽失,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倪袂抿唇。用剑指着秦散秋……甚至还伤了他,这件事,倪袂想都不敢想。事实上,如果不是咬着牙关,她也许连剑也握不稳了。秦散秋往前走了一步,倪袂手微微一抖,然后没有退缩。剑尖刺入了肌肤,秦散秋浑身一震。倪袂咬牙,又重复了一次:“滚,不要再回来。”秦散秋缓缓退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踏风离去。那一眼里,有被背叛的不敢置信,还有一丝陌生的嗜血。看见他踉跄离去的背影,倪袂脱力,坐倒在木椅上。他眼下受伤又深入剔水宫,一旦在原地纠缠太久,恐怕会被生擒,甚至会被杀死。所以,她只能赶走他。正常的方法不行,只能用老套又有效的激将法。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终究还是无法善始善终。如果秦散秋能听她的话自行离开,她就不必用激将法了。但是,如果他能自行离开又如何?关于《浮屠六式》的谣言一旦被好事者传开,一传十十传百,尤其是在经过了某些不明真相或是别有用心的人添油加醋、煽风点火之后,众叛亲离之下,秦散秋在中原武林是混不下去了。所以,他终……还是要走上入魔的道路么?“来人啊,给我追那个孽徒!”……千里之外,烈风吹拂,一刻千里,秦散秋一身黑衣飒飒作响。身后并无洪水猛兽追赶,连敢于追来的几个弟子也早已被他一招绝杀,心中也并不惧怕,然而秦散秋却一次也没有回过头,就那样不断向前,似乎这样就能摆脱某些不愿回想的画面。终于,到了某一处山林,失血之后体力不支,他一下子便从半空中摔倒在了泥地上,微微抽搐颤抖了一下,竟然再也没有爬起来。锁骨的伤口狰狞,皮肉翻卷,已经痛得麻木。胸口的新伤虽小,但也横亘在那里,些微一碰,又是钻心的痛。喉咙一阵腥味,秦散秋缓缓撑起身子,激烈地咳嗽起来,猛然一喷,吐出了一口污浊暗黑的血。那陈旧腐朽的颜色,就像是已经在身体内坏死了许久一样,经历了漫长岁月的发酵和腐化,如今才终于吐出来,重见月明。秦散秋抬手,缓缓擦掉了自己嘴角暗黑色的血,借着月光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忽然仰天大笑起来,明明是大笑,却听出了几分狂乱的味道。果然,他连血也是腐臭朽坏的,哈哈。哈,怪不得……怪不得在出生的时候,他所谓的母亲,当今武林名门世家的主母就想掐死他。怪不得,怪不得每当他得到了什么好的东西,上天都要用另一种残酷百倍的方法让他失去,哪怕他不断退让,哪怕他听凭天意……黑暗中,秦散秋幽暗的眼眸竟再次划过了幽蓝的色泽,然而这次却不再是一闪而逝,而是缓缓凝聚,诡谲妖异。微微抬眼之际,眼睫也掩盖不住那月光一样的光华。既然这样,便再也没有听天由命的必要了。哪怕他是不该降世的私生子,哪怕上天觉得他不配得到幸福,他也不再在意。纵然天命难违,他也要——逆天改道。作者有话要说:近三次元真的快忙死鸟tat。下一更我也不造是什么时候,周一?周二?下次看见有更新就戳进来就是了,应该不会是捉虫。待我下更存个6000字肥章发上来_(:3」∠)_这章终于遂了我的愿望→写秦散秋狼狈地吐血a_,a感谢壕们啊啊啊啊啊啊:叶长汀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8 16:59:46xh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8 12:29:11

惠州好的医院治白癜风
厦门专治癫痫好的医院
资阳癫痫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