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珍惜为你患妈癌的亾

2018-10-31 14:20:31

珍惜为你患妈癌的亾

05:33:37 ??来源:南方都市报 ??

徐小姐是我的闺密。我听到“妈癌”这个词,个想到的是她。作为大学时代班中少有的本地兼上下铺铺友,从交好的那一天起,我们就本着“不离不弃,互帮互助”的宗旨,为彼此操碎了心。

天到大学寝室的时候,学校分配的床铺—她是下铺,我是上铺。于是,我和她商量着,想换到下铺,没有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喜欢下铺而已。她二话不说,同意了。接着,我极其糟糕的自理能力得到了空前的展示。虽然高中时候就开始住校,但那些针线活之类的,可以说一窍不通。时常是扣子掉了不知该怎么缝上,衣服破了不知该怎么补。一次,我戴着眼镜在台灯下摸索如何钉纽扣,拆了缝缝了拆,钉得眼泪都落下来了,焦急地在那边哭。徐小姐忍不住一把夺了过去。这一夺,从此,我的所有缝缝补补的事情,都交给了徐小姐,而徐小姐也无怨无悔地为我服务了四年。后来,延续到其他事宜,大学里,徐小姐为我做过的事情大约有:带饭、带药、带课本、带作业、叠被子。而毕业后,为我做过多的事—帮我买东西。比如,我想为我的父亲买一个自带红歌的录音机,我给徐小姐打了一个,两天后,徐小姐就把录音机送到了我家门口。我结婚的那天,因为没买红皮鞋,所有人都急得团团转。她一个人迎着大雪,蹬着高跟鞋跑去小商品市场,为我买回了一双合脚的高跟鞋,贴心程度让我妈叹为观止。

只是,彼此患妈癌,才是真友情。徐小姐让我患重度“妈癌”是关于她的感情。在感情上一直心有余力不足,主要表现在“不知道如何与男人打交道”。徐小姐今年28岁了。这个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她表达了她的无分,皆散去。但到现在,我依旧没有灰心,只要一有好小伙,时间就会问:亲,有男友吗?我有个好朋友姓徐……我先生每每见到我这副情景,总大笑,真是比她妈还用心。

现在,我们在同一个城市工作,两个人出去旅游坐卧铺车的时候,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知道我不喜欢上铺,主动把下铺让给我,然后自己爬到上铺去;而我也知道她的习惯,不吃辛辣不吃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算再想吃,也一律不会单点。

我在写作的间隙,她给我打来,给我解释了一下“妈癌”这个词。她说,一看到“妈癌”,你知道我想到谁吗?想到的就是咱俩。我说,我也是。我是“661”,你是“662”,不是彼此的“妈癌”患者,那来亲情号。

长丝土工布
废纸打包机
筑志红中麻将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