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意大利未来主义展

2018-12-06 18:40:17

“意大利未来主义”展

意大利未来主义,:重构宇宙 展览现场。 1909年2月发表在巴黎《费加罗报》(Le Figaro)头版上的《未来主义成立宣言》不仅宣告了一场新文化运动的开始,同时也预告了其自身的终结。 等我们四十岁的时候,其他更年轻更强大的势力就会像扔一张没用的草稿一样把我们扔进废纸篓 ! 未来主义诗人/活动经理F. T. 马里内蒂(F. T. Marinetti)如此断言道。他对青春、速度以及机器的礼赞如今已是众所周知。他发誓要毁掉着名的纪念碑、艺术作品和学院,认为由于意大利现代化起步较晚,整个国家的文化仍然受制于过去的辉煌。未来主义运动始于意大利一战前在利比亚的殖民主义活动开始之时,终结于年法西斯主义萨罗共和国统治时期,在这期间,该运动宣扬的信条涵盖了从 对句法结构的破坏 到对陈腐学院系统的宣战,再到战争本身。仅在1915年前,迅速壮大的未来主义兄弟连(只有少数女性逐渐加入)就发表了超过50分宣言,坚称任何大师级作品都应该 跟作者的尸体一起被烧掉 他们誓要创造多少就破坏多少,拼命吸引公众的注意力的同时又不忘使劲儿嘲笑。 对于一个把欣赏 老画 比作奸尸的艺术运动而言,在美术馆举办大型回顾展显然有些讽刺;未来主义誓将一切夷为平地似的修辞对任何想要回顾其历史遗产的纪念活动构成了巨大的挑战。在纽约所罗门・古根海姆美术馆的 意大利未来主义,:重构宇宙 展览上,宣告运动诞生的声明被装裱在玻璃框里,脆弱得如同一张贵重的纸莎草纸,它曾经不厌其烦地嘲笑那些过时的,如今自己却也成了其中一员。声明附近的一间介绍性展厅集中呈现了翁贝托 波丘尼(Umberto Boccioni)的若干重要作品。1916年的英年早逝使波丘尼在艺术(尤其是雕塑)领域取得的出色成就被突然划上句号。 我相信我已经多少瞥见了如何全面更新那门僵化的艺术, 他在一封1912年从巴黎发出的信件里写道,而卢浮宫《萨莫特拉斯的胜利女神》翻滚旋转的希腊纹样对他《空间中的连续体独特形式》(1913)的影响显然比他愿意承认的要大。的确,未来主义虽然不遗余力地攻击一切他们认为 带有灵光 的艺术品,但在其早期创作活动中,传统绘画和雕塑还是占据着显着地位,而且也为今人熟知 至少对美国公众而言是如此,后者对该运动一战前重要时期的创作了解非常有限。 正是这种有限的视野为未来主义的历史评价带来了很多断裂和矛盾,而此次由古根海姆策展人薇薇安・格林(Vivien Greene)策划的 意大利未来主义 展对该运动的整体轨迹进行了更全面的呈现,令人耳目一新。继2009年未来主义百年展在欧洲各国巡回之后,美国本土的这场首次全面回顾展一共收集了350多件作品,横跨摄影、影像、音乐、陶瓷、建筑设计等多种媒介。实际上,该运动关注的还是媒介之间的空间。未来主义的目标是跨越不同类型之间界线的同时将其综合为一种具有转换力量的世界观。因此,在本次展览上,我们不仅能看到熟悉的绘画作品(卡洛・卡拉[Carlo Carr ]的《无政府主义者加利的葬礼》,,以及吉诺・塞弗里尼[Gino Severini]的《武装的火车在行动》,1915),还能看到贾科莫・巴拉(Giacomo Balla)的陶瓷咖啡具,福尔图纳托・德佩罗(Fortunato Depero)绘制的人偶,以及安里科・普兰波利尼(Enrico Prampolini)的舞台布景和戏服设计。 本次展览还展出了九位女性艺术家的创作和一些很少在美国展出的作品,比如塔托和布鲁诺・穆纳里(Bruno Munari)调皮的蒙太奇照片;弗吉里奥・马奇(Virgilio Marchi)1919年左右为 幻想城市 所做的设计图;伊沃・帕纳吉(Ivo Pannaggi)带有国际构成主义色彩的抽象水彩画;以及提议或排演上述各种作品的文字宣言。在未来主义之夜(serate)上,艺术家高声朗读完这些文字后,现场必然陷入混乱,台下观众群起抗议,纷纷向台上投掷水果蔬菜。未来主义者们鼓吹的 艺术-行动 就地变成了现实。 我们迫不及待地想要重新进入生活, 1910年的《未来主义绘画:技术宣言》中这些写道。本次展览题目取自巴拉和德佩罗1915年共同撰写的小册子《对宇宙的未来主义式重构》。这份声明及其相关物品提议对现代经验进行全面改造,声称要突破一切框架和基础的限制,创造一种未来主义感性的 整体融合 。

活性氧化铝
阿里村菇邀请人
捕鱼平台上下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