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心中的秘密

2019-09-14 07:21:22 来源: 丰台信息港


1986年8月份,警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劳动改造管教支队下属的一个大队做管教分队长工作。管理50多名服刑犯人。刚开始对复杂的犯罪群体有一些畏惧感,时间长了,随着与犯人接触次数增多,渐渐感觉他们与常人无多大区别,相反有的犯人还表现出幽默风趣、聪明智慧的一面。其中有一名犯人,叫张洪起是架子组的,盗窃犯罪,判刑8年,架子工技术掌握得好,劳动表现也好,常常找我汇报他的改造情况。每次到我办公室来,他都带上一盒云南石林香烟,放在我办公桌上,我每次都让他拿回去。他还习惯于在早晚收工时给我打洗脸水、挤牙膏,他第三次这样做时我立刻拒绝了他,我知道他的心思,是想讨好我,想在以后的改造中对他有所照顾。我不想那样做,对所管理的犯人,我想一碗水端平。
一天上午,我们在白塔铺工地施工。我走进一楼里检查钢筋绑扎情况,这时,那名叫张洪起的犯人,喊了句“王队长”后向我走来,他见四周没有犯人,便把手伸向我,递给我一卷10元的纸币,我说:“你手里怎么会有现金?给你们讲过多少次了不能私藏现金……”张洪起红了脸:“队长,我,我想吃个鱼罐头,可在号里买不到,就想托你买……那是1000元钱,我只买一个鱼罐头,剩下的钱你买烟抽吧!以后你多照顾我点……队长,求你了,我做梦都想吃鱼罐头……你就帮我买了吧!这事就你知我知,没人注意的……”
我犹豫了片刻,拿起钱走出了一层楼。说实话,那时我一个月工资才一百多块钱,每月去掉生活费,工资所剩无几,这1000元钱的诱惑力不是一点没有。但是,警察的工作纪律、执法原则、规章制度、做人的良知、道德底线,又象小棒子敲击我年轻的心灵。那一天、那一夜,我失眠了,一会儿梦见领导找我谈话,指出我违反工作纪律,一会儿梦见驻监检察官找我,指正我收搜犯人贿赂……
第二天早晨,我把那名叫张洪起的犯人叫到办公室,当他面将1000元钱交给内勤干事,给他将钱存到了他的账户上。
在去工地的路上,那名犯人问我:“王队长,就这点钱,芝麻大点事,你怕啥呀?我又不能乱说出去……”
我说:“我不是怕你说出去,我是怕国家的‘法’呀!”
过了几天,我用自己的工资给犯人张洪起买了两盒鱼罐头。张洪起接过鱼罐头,说了声谢谢后,还流了眼泪。
15年以后,张洪起出监以后成立了一个建筑队伍,颇有成就。有一次我去他的工地拍微电影,中午我们在一起吃饭时,他喝多了点,话也多了。他对我说:“王队长,我告诉你个小秘密,你可千万别生气,其实,那年我在你队改造让你帮我买魚罐头,是我跟某些犯人打的赌,他们说你这个警察肯定经不住金钱的诱惑,我说你一定是个好警察,结果,我赢了,不,是我们俩赢了……”
我说:“不是你赢了,也不是我赢了,是‘法’赢了……”

共 10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正能量作品,触动灵魂,极具生活。故事娓娓道来,情节引人入胜,读来真实感人,人民警察的形象有血有肉,令人肃然起敬!感谢赐稿。推荐阅读。【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5-09-28 21: 1:16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腹泻饮食吃什么好
小孩脾胃虚弱吃什么
儿童中暑
小儿大便干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