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功法 第94章 美女救场

2019-10-12 23:43:08 来源: 丰台信息港

超级功法 第94章 美女救场

时无寒看着惠苍的眼色,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惠苍的意思。

那个叫云逸的家伙之前得罪了惠苍,惠苍却并没有把云逸给怎么样,很多人都以为事情会就这样算了。

可是作为惠苍的拥护者之一,时无寒心里却非常清楚。

这是不可能的!

凡是得罪惠苍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惠苍没有当场发作,那是因为没有好机会,一旦确定有机会可以弄死得罪过他的人,惠苍是不会手软的。

就像现在对付云逸。

时无寒没有任何犹豫的就从队伍里走了出来。

惠苍在三元宗内门弟子里可以排进前十,更是三元宗几大势力中惠家的人,而云逸不过是一位区区的外门弟子,该怎么样去选择很明显。

诬陷一位毫无后台的外门弟子进而获得惠苍的好感,这在时无寒看来简直是太划算了。

“监察弟子张,你可有证据,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就别怪本长老不客气了

!”

看着四周那些开始议论的人,周长老严厉的呵斥。

听到周长老的话,张额头上冒出了一颗颗豆大的汗滴。

张心里清楚,周长老刚`一`本`读``刚通知他的时候用的是传音,他手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周长老的证据。

一旦事情的风向不对,説不定周长老就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他。

就在张惶恐的时候,时无寒站了出来。

“周长老,我可以证明张师弟説的都是真的。”

时无寒站在那里,一身正气的説道。

时无寒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愣,包括张。

看着那位陡然站出来的内门弟子,云逸就是一愣,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人。

“你有什么证据?”

周长老依然一脸威严。

“弟子叫时无寒,那次我经过……”

时无寒恭敬的站在周长老面前极为详细的诉説着,大意就是他偶尔碰见到过这一幕。

听着时无寒的诉説,云逸心里却是微微一寒。

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位叫时无寒的内门弟子,显然这是有人想要趁机来针对他。

云逸往惠苍看去,惠苍冲着云逸笑了笑,用手指了指云逸戴在手指上的纳物戒。

看到惠苍的动作,云逸就明白过来了,这是惠苍的报复。

“云逸,你有什么话説?”

周长老依然威严。

“我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人。”

云逸断然否决,心里却在暗暗思索着脱身之策。

“我身为监察弟子,难道还能被你察觉到踪迹不成。”

时无寒自信的説道。

不少人听着时无寒的话都是微微diǎn头,觉得时无寒説的非常有道理,因为他们在树魔窟里根本就没有办法察觉到监察弟子的存在。

时无寒的话让云逸一顿,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反驳时无寒。

云逸总不能説他的感觉异于常人,这个根本就没有办法去证明。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位监察弟子站了出来,同样指证的也是云逸。

在这种连续的指证之下,不少人看向云逸的眼神都开始变化起来,只有部分人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

他们或许能够看清楚这事情里的弯弯绕绕,不过他们却不会为了云逸而去得罪惠苍。

张欣喜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本来还以为自己会被周长老给放弃掉,谁知道事情竟然猛然一个峰转路回。

张擦了擦额头上被吓出来的冷汗,随后得意的看向云逸。

张清楚,他们三个人的证据虽然看起来有些不清不楚,甚至可以説有着很多的漏洞,可是却足够了。

因为他们有周长老。

在周长老的帮衬下,他们三人的这一番指证,就足以让云逸下地狱了。

“云逸,你因为涉嫌谋害宗内同门,所以你这一次树魔窟试炼的成绩暂时不作数,把你身上的所有东西都给交出来,随我回宗门接受调查,相信宗门一定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判决。”

或许是觉得铺垫的已经够了,此时周长老终于是露出了他的獠牙。

而且周长老説的那一切都还非常的合情合理,让人根本就挑不出来丝毫的毛病。

证据漏洞多,没法确实定下云逸的罪名?

这些都没有问题,一个涉嫌就行了,只要把云逸给控制住了,想要落实云逸的罪证还不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看着得意的张,面无表情的那两位指证他的内门弟子,还有焦急的何寒和皱着眉头的荆无血以及那位依然一脸严肃的周长老,云逸没有再继续去辩驳。

云逸非常清楚,他就算再怎么去辩驳都于事无补。

“云逸,还不束手就擒。”

两位内门弟子在周长老的示意下走了出来,想要擒拿云逸。

看着那越走越近的两位内门弟子,云逸清楚,不能落到周长老等人的手里,否则他涉嫌谋害宗门弟子的罪名,那涉嫌两个字就会被去掉,变的证据确凿。

想也没有想的云逸就快速往后退去,他现在的活路就是身后的树魔窟。

只有逃进树魔窟,他才能够摆脱眼下的这个困境。

一旦他落进了周长老他们的手里,不是被击杀当场就是要带上谋害同门的罪名,这两个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云逸想要的。

谁都没有想到云逸竟然敢这样做。

竟然敢当着周长老的面逃跑。

就在很多人都在发愣时,云逸却已经就是窜出了十多米的距离。

云逸此时可是没有丝毫的保留,练气境第六重的内气高速运转,身法全力展开。

眼看着云逸跑的越来越远,距离树魔窟入口越来越近的时候,一道人影忽然追了上去。

“竟然想畏罪潜逃,也不问问我。”

那道人影追上了云逸,义正言辞的对云逸説道,赫然就是惠苍。

説话的同时惠苍就是一脚踹向了云逸。

云逸正在全力往前跑,猛然看到一只脚出现在眼前,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躲闪,只来得及把双臂横在胸前。

那只脚就结结实实的踢在了云逸双臂上。

砰!

云逸双臂上的衣衫刹那间崩碎,化作偏偏碎片,就好似蝴蝶般飞舞在空中。

随即一股大力从双臂之中涌来,云逸感觉自己就好似被一辆大货车给撞中了一般,身体根本就不受控制的往后飞去。

轰!

云逸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愣是让地上出现了一个人形大坑。

双臂被那一脚踢中的地方一阵火辣辣的巨疼,甚至就连双臂后的胸口都是传来阵阵巨疼,胸口更是有着阵阵憋闷的感觉。

“哇”“呕”

云逸连续吐出两口殷红色的鲜血,用手揉了揉胸口才感觉好受一些。

剧烈的震动让云逸衣衫有些凌乱,那块被他随手挂在腰上的古旧残破玉佩自然就是露了出来。

云逸看着那从空中缓缓落下的惠苍,这个时候才算确切的感受到了自己和那些排名靠前的内门弟子之间的差距。

看着落地后的云逸竟然只是吐了两口鲜血,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势,惠苍眼睛里露出一丝异色。

“竟然能够挡住我一脚,还算有diǎn本事,不过你竟然敢畏罪潜逃,説什么我也要把你捉拿回去。”

惠苍説着就又是一脚踹向地上的云逸,踢的依旧是云逸胸口。

云逸想从地上起来,胸前却是传来一阵巨疼,让云逸再次倒在地上。

看着惠苍那只越来越近的脚,云逸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

云逸清楚自己不会是惠苍的对手,可是即使这样云逸也不准备放弃,哪怕打不赢惠苍,他也要从惠苍的腿上给咬下一块肉来。

就在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惠苍和云逸时,却没有发现监察者队伍里的蓝蝶轻轻咦了一声。

蓝蝶死死的盯着云逸腰间那块露出来的残破古旧玉佩上,好像是在确认些什么。

云逸则是死死盯着惠苍那只越来越近的脚,既然惠苍要对付他,怎么着也要让惠苍付出一些代价。

“云大哥”

何寒叫着,想要冲出来去帮助云逸,可是却被荆无血给拦住了,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荆无血脸色阴沉的看着这一切,对何寒对他的怒骂充耳不闻。

眼看着云逸就要被惠苍那一脚给踢中时,一道人影却是猛然出现在场中。

那道人影陡然出现在云逸背后,拽着云逸衣领就把云逸给往后拉了过去,正好让过了惠苍那一脚。

正准备暴起伤人的云逸也是一阵愕然,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会有人帮他。

虽然感觉到诧异,不过云逸却并没有挣扎,而是让那个人拉着他往后退。

虽然不清楚身后的那个人为什么会帮助他,不过总比挨上一脚要好。

“什么人,竟然敢帮助云逸潜逃,还有没有有把宗门法规给放在眼睛里。”

一脚踢空,惠苍的脸色立马就阴沉起来,还没有看清楚帮助云逸的那个人是谁,惠苍就威严的厉喝道。

不过当惠苍看清楚帮助云逸的那个人是谁时,立马就愣住了。

“蓝师妹,怎么会是你。”

周围的那些人看着这一幕,一个个也都是神色怪异。

宜宾男科
桂林治疗阴道炎医院
江苏白癜风好的医院
宜宾男科医院
桂林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