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明全文阅读

2019-06-25 18:02:33 来源: 丰台信息港

  太阳还没出来,城外的蒙古粮台多也就是开始准备自己的早饭,怎么会这么折腾,朱达抓起城墙上的积雪在脸上胡乱抹了把,让自己清醒起来。  没有日照的话,天蒙蒙亮时候的能见度很差,朱达只看到对方在扎下的营盘内外热闹非凡,车马进进出出,这是要有什么大行动吗?  “怎么不喊我!”朱达语气已经带着严厉。  “老爷,鞑子也就刚忙活了不到一炷香,眼睛尖的说他们没离开营盘太晚,老爷几天不都没怎么好睡,小的想着晚点喊你......”轮值在这边的是王井,他想得比其他家丁要多些。  看看天色,蒙古的粮台营盘也就是有天光之后开始忙碌,如果那“眼睛尖”的家丁看得没差,对方活动范围也不大,应该是在准备什么。  其实在这个时候,就算家丁们也没太多紧张了,守城到今日,他们只会跟着大气氛越来越松弛,因为朱达和他们封锁了太多消息,家丁们之所以还没有松懈,完全是那如同军法的规矩约束。  喝酒入睡其实不能缓解太多疲惫,朱达没觉得精神焕发,但城外的新变故还是让他顾不上精神和身体如何,还是聚精会神的盯着城外。  “咱们这位小爷,懂不懂守城不好说,可喜欢看城外风景的劲头是真大。”  “这叫立功服人,等鞑子撤走,平头百姓还不得认他的好,我那礼房当差的亲戚已经说了,他这个就是孙权打曹操,虽说没打过胜仗,可好歹去打了,回去就当皇上!”  每天登城运送物资传递消息的官差们都是年纪大,混成老油子的人物,这些人自觉聪明,自觉对一切事情都看得通透,所以他们对朱达的所作所为很是嗤之以鼻,觉得想要服人何必这么费劲,在这些衙役油子的心里,任何事都是为了好处,没有铜钱银子的事谁也不会去做......  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足够小心,自然不会让朱达和相关人等听到,除了朱达之外,其他人听到这立大功业让自己“名副其实”的理论也未必能听得懂,估计这二位也不懂其中逻辑,只不过拿别人的话来卖弄罢了。  前几日朱达还是绕着城走,他在意的不仅是蒙古粮台行营的动向,还要关注北边大同方向的敌人,但今日里他只在西面城头,多来回走动几十步,其余时间都是盯着那边。  等太阳出来后,视野更广,看得也更加清楚,坐落在田庄的粮台行营确实在动作,车马和劳力都在忙碌,很多物资在行营外整齐码垛堆放。  设在田庄那边的营盘规模早就不止是庄园本来的范围,外缘已经扩的很大,原有的房屋应该住着要紧的人物和存放贵重物资,靠近房屋的位置则是帐篷和棚户搭建,再外围则是哨卫帐篷和粮草码垛以及牲畜围栏,范围扩大了好多,在这等天气下也没办法修建栅栏和挖掘地沟,所以每辆大车间隔一段距离围出了个圈子,只是用作界定范围,各条道路纵横其间。  以城头和田庄的距离,朱达当然不可能看到这么多细节,但大概还是能看得出来,大略上不出差错,也能从用兵扎营的常理上推测出来的。  现在营地正在向外面腾挪物资,如果不是乱来的话,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准备撤军,一个是为即将到来的人马和物资腾出地方,不管是哪种情形都有一个必然会发生的阶段,那就是打下怀仁城,免除后患。  攻城一方耗费的力量和付出的死伤要远远大于守城一方,蒙古大军骑兵为主,往往会绕开城池,但会绕开的大同这种雄城,怀仁县对他们来说就和村寨没什么区别,连朱达自己都能想到如何破城。  在四个方向上都布置千人左右的队伍,用弓箭压制城头,填平某一段的护城河道,正常的云梯攻城就可以,在弓箭压制下,五架云梯就能确保攻城的士兵登上城头,四面城墙任何一面被攻破,都会让其他三面崩溃,等到城门被从城内打开,城外大军冲入,一切结束。  这里面没有任何取巧的可能,过程就是力量的对比,当敌我差距到达一个程度的时候,就会得出必然的结果。  很简单的推导就能知道投入并不算很多的力量就能拿下怀仁,拿下怀仁之后可以避免很多风险,那就肯定会打了。  朱达也设想过另一种可能,蒙古大军依托怀仁县进行围点打援,吸引来救援的大同边军,打一场大会战,不过朱达否了这个可能,如果大同边军有这样的勇气和效率,就不会被蒙古人这么快的冲进来,也不会在冲进来的现在还按兵不动,完全不可能,当然,怀仁城也不具备让双方争夺的价值。  也亏是没有这种可能,不然几万甚至十万大军围绕着怀仁城厮杀,不管是蒙古人还是官军都不会在意这小小城池,大军胜负未可知,怀仁县会被彻底的毁灭掉。  自以为有了准备,自以为可以平静对待,但稍有波澜打扰,朱达就没办法平静,他脑中千头万绪,他看着城外胡思乱想,希望能想到一条出路,希望能找到几丝侥幸,哪怕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日近正午的时候,从南边有数百骑的队伍进入了田庄粮台,朱达看到这一幕后心脏猛地抽了下,来了!  “.....小老爷是不是魔怔了......”有人喃喃说道,朱达呆在那边已经不动地方,送上来的午饭都没顾的吃。  有人觉得不对劲,喊来了周青云,但周青云没有相劝,也在那边凝神细看,时常往来这边的王雄和王虎也上城观察,只不过那王虎看了几眼后就匆匆下城。  城头上的人顾不上吃午饭,那午饭时候才赶过来的几百蒙古骑兵也没有好好休息吃自己的午饭,小半个时辰时候,又有百余骑从粮台营地里出来,这次没有朝着西北或者正北的方向去,而是散布在怀仁城池的各个方向,并且不断的交换位置。  东南西北每一面都有蒙古骑兵在观察,他们这次没有保持在城头弓箭射程的边缘,而是在距离护城河道百余步外张望,所观察的范围不仅仅是这边,似乎以城池为中心外扩到道路和田野。  白茫茫的雪野中观察骑兵运动还是很清晰的,很容易就能判断清楚他们活动的范围所有适合布阵发动进攻的场地。  在前面几天,城外蒙古人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城头紧张无比,现在却没什么人在意,甚至先前让人惊惧的大军规模如今都成了不在意的理由,这么几万十几万几十万的兵马,又怎么会在意怀仁县这个人口几千的穷县城,虎豹可是不捉老鼠的,所以那百余骑分散观阵,根本没人理睬,只会觉得无聊枯燥。  蒙古骑兵在城外的活动其实已经没有太多新的信息展现,这活动只是告诉了人们结论,周青云和王雄看到已经不看城外,只是看向朱达。  朱达比他们两个多看了一会儿,转头时眼角瞥到另一边付宇正神色铁青的看着城外,再看看其他轻松自若,甚至欢声笑语的一干人,朱达摇摇头,忍不住笑了,摇头说道:“比别人聪明也未必是什么好事,看得明白心里辛苦,可也躲不过。”  周青云和王雄难得的对视了眼,虽说这终结是几天前就知道的,虽说大家都有坦然迎接战斗到底的准备,可这终结终究是死亡和大凶险,正常人的心情,怎么也不该是笑出来。  朱达还在笑,他这笑容让两名同伴都以为他是不是吓得疯了,朱达注意到同伴表情,无奈笑着摆手说道:“提心吊胆这么久,总算事情落定,大概就是明日,晚也就是后日,一切落定。”  蒙古大军不会在怀仁这小小城池上耽误太多时间,所以一切都是求快,今日观阵,明日大军到来后就会立刻展开攻城,骑兵比起步卒来,行军耗费的体力要少很多,立刻攻城倒也不耽误什么,也就是几个时辰就会结束的战斗,在城内休整,甚至对县内的洗掠和屠杀都是放松。  结局没有意外了,朱达却禁不住打了几个哈欠,甚至还流下眼泪,明显是疲惫泛起的样子,这表现让人更加莫名。  “昨夜就不该喝酒,本想好好睡下,结果醒来后更累,现在心下安宁,只想着好好睡一觉了,青云,你去约束城防,让大伙不要松劲,也拜托王教头下城通报,我义父一家就拜托了。”朱达很是轻松的做出安排,整个人完全是疲倦瞌睡的模样。  虽然状态不对,可安排却很有道理,周青云和王雄想到接下来的结局,却没什么心情相劝了,这个时候就算疯魔了也无妨,无非还有一两天,算成时辰可能都凑不满二十个时辰了,随他去吧。  朱达也纳闷自己的状态,应该有的绝望恐慌全然不见,只是想好好睡一觉,据说人越到,所想的越是简单纯粹,或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自己始终不觉得自己属于这个时代,那二十余年的人生和记忆才是主体,他太困了,懒得想了,让人点起篝火,钻进避风处搭起的小窝棚,很快睡去......  

菏泽癫痫专科
三门峡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遵义治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