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漂横店再掘金

2019-06-09 05:38:14 来源: 丰台信息港

孩子反复发烧怎么办
孩子反复发烧怎么办
孩子反复发烧怎么办

10月中旬,横店影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根据横店影视招股书透露的信息,未来3年,横店影视计划在全国200多个城市新建影院210家。这是横店集团资本化的又一步。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这个位于杭州以南约160公里的小镇横店,因为拍摄过多部脍炙人口的影视作品而越来越被外界熟知。影视基地的建设吸引众多剧组进驻,随之拉动周边配套产业的发展,明星和影视的聚光效应更进一步带动旅游产业的发展。

只有根植于横店的人才知道,人来人往繁华的表象下,横店正在发生变化:横店集团规范的管理带来拍摄成本的上升,影视基地多元化选择使得剧组分散,内容品质要求趋高使得服务面临升级。横店仍然是影视行业的大本营,从全国各地奔赴横店,但其中的许多人,都低估了路途的艰辛。

横漂的焦虑

来横店两年的白芸(化名)身材高挑,体重不过九十斤。曾经是幼儿园老师,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辞职到横店寻找梦想。两年时间虽然拍了不少戏,但每个月靠跑戏赚的钱仍仅够维持在横店的开支。白芸说她现在拍一天戏大概元,钱多钱少无所谓,她现在更看重的是机会。但是,对于598元一套放在简历里的照片她还是有些纠结,“有点贵。”

焦虑的情绪在横漂间不动声色地蔓延,所有人都嗅到了“忧患”的气味。局外人眼里,明星动辄上亿片酬,更有王宝强从群演到一线的神话,只有身在其中的人知道,“火”、“红”、“赚钱”对于横店大多数的横漂来讲遥不可及。

大的兴起也成为横漂的希望所在。络大电影,行话叫“大”,是指那些时长超过60分钟,只通过视频站发行,以有效点击量直接变现为收入的“电影”。这个概念的提出,是相对于院线电影而言的。以投入少制作快为特点,说白了,其实就是微电影的升级版。

赵凌彬10月15日开始都住在横店的青年客栈,筹备自己的部络大电影《龙舞玄墓》。晚上10点她还正在客栈和一名武术指导商讨价钱和人数。刚刚23岁的赵凌彬说“这个行业会让人迅速成熟。”

上个月赵凌彬在横店注册了工作室,从投资方那里获得80万制作大,次担任制作人从演员选角到买个热水壶、扫把的道具事事亲为,生怕出现纰漏。

赵凌彬的大在横店筹备,武术指导、场记、美术等各岗位工作人员都在横店找好了。但是,为了节省场景、住宿、餐饮成本,剧组的拍摄地没有再选择横店,而是在象山影视城,灯光、道具等都得从横店找好再拉过去。随着内容品质要求趋高,配套服务也面临升级。“服装找的是香蜜、后期找的是北京的,现在大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这都不能马虎。”

赵凌彬的助理霞姐称,“大、剧今年特别多,但今年少了很多大制作的戏,大剧组一般要人的话男女加起来要100多人。”

除了大,直播正在成为新的谋生技能。

晚上七点,横店的万盛街逐渐热闹起来。一位赤裸上身的年轻小伙子将钢丝紧紧缠在自己脖子上,满脸通红、青筋暴突,他正要让自己整个穿过铁圈。因为脖子上绑着钢丝,为了保持清醒,他不时用手拍打自己的脑袋。向路人表演只是他的一个渠道,在他面前还有下载了快手平台的屏幕。

麦克风和音响是他们的标配,随身音箱上还贴着快手账号或号。街道上,随处可见拿着进行直播的行人。

万盛步行街是横店繁华的一条街。作为“东方好莱坞”,白天跑戏、拍段子,没戏就在家待着,晚上到万盛街表演、直播,这是横漂集体的生活模式。《福布斯》杂志公布了2016年钱的YouTube 红榜单,擅长制作恶搞、惊悚游戏视频的当红主播PewDiePIe拿下了名,拥有将近5000 万用户订阅收看,一年间的税前收入达到了1500万美元。

再来看看国内的红直播的收入,根据此前一份《2016直播行业年度报告》显示,映客、花椒、陌陌、易直播收入前1万名主播作为样本,在2016年,至少有2名主播收入过千万,45%的主播收入在5万-10万元之间。移动端主播中,陌陌的女主播“这个少女不太冷”收入高达1160万元。

“大剧组越来越少”

赵凌彬把大的筹备地点定在了清明上河图路的青年客栈,这是由东阳影视管委会牵头的横漂创业一条街。惠祥意就是这家青年客栈的老板,也是赵凌彬这部戏重要的合作伙伴。

惠祥意算得上早的一批横漂。2002年他来到横店当群众演员时,还没有演员工会,想演戏需要跟群头联系,一天市场价12元,为了得到演出机会,跟群头说只要10块钱一天。剧组杀青结工资时,群头就给演员打一张白条,统一发放,不走运碰上领完钱就跑路的群头只能领不到工资。

2004年,浙江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正式挂牌,被国家广电总局批准为中国的影视产业发展基地。惠祥意是波被划到实验区工作的20多名员工之一。

2014年,惠祥意投资60余万元开设了这家青年客栈。随着大、剧之间兴起,惠祥意2015年次导演了大《非法同居》,获得了剧本奖和多个提名。之后,惠祥意开始导演和投资剧、大。“拍大10天左右,片酬一般在元,这就比拍戏强多了。”

惠祥意说,这几年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和惠祥意有同感的还有他熟识的山东临沂老乡的薛刚,他的江月影视制作公司同在清明上河图路上。“横店大剧组越来越少,随着横店集团在对剧组吃住行更规范化和约束化的情况下,很多剧组为追求低成本就都跑走了。”薛刚的茶几上还摆放着三个剧本,有院线电影《老北京传说》、3亿制作的年代戏《鸦片战争》。从剧务、制片一步步干起来的薛刚说,现在有些做灯光、道具、餐饮的朋友分公司都已经开到了其他影视基地,他也正在考虑是否要再开一家分公司。

2017年初宁波影视文化产业区管委会的数据显示,象山影视城年接待剧组量首次破百,达到107家。影视城累计接待游客总量于去年突破1000万人次,2016年,实现旅游经营性收入8527.1万元,带动了当地旅游经济的发展。

据了解,目前除了10个知名影视基地外,各地建起的大大小小的影视基地已超千个,总投资超500亿元。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影视中心此前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已建成的影视基地中,有80%亏损,15%收支平衡,仅有5%能够赚取微利。

浙江横店影视城有限公司发言人曾毓琳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影视基地属于高投入、回收周期长的行业。很多影视基地建成后,由于缺乏后续资金投入,长期没有改造,也没有进行相关旅游产品的开发,对剧组和游客的吸引力不足,终陷入困境。

掘金影视周边

近一段时间,邓丽爱正在和近10个工人赶制400套剧组服装。“现在一年一般能做十几个戏,有时候十个人做不出来,我还发给别人做。”

邓丽爱是横店本地人,2001年时开始在剧组的服装组帮演员改衣服、试衣服,跟着剧组跑遍了各大影视拍摄基地,一干就是10年。

2010年,邓丽爱决定自己开店,投资了近20万。她的丽爱影视服装就开在浙江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对面,一年10万租金,大约300平方米。两家铺面大小的门面挤满了打包好的服饰、布匹和缝纫机器。一开始到处给人发名片,招了工人把戏服做出来挂在店里展示,邓丽爱卖戏服、对外出租,也做加工生意。“几千万服装的大戏都会选择在大城市做好服装,我们接得只能是那些小戏,十几万的服装投资费或者是大戏从北京筹备好了,还差一些的才交给我们。”

邓丽爱有三个孩子,都在横店工作。前两年,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忙,她把儿子叫回来帮忙,想着等自己退休就交给儿子打理。“这边经济的发展机会多一点,再加上现在家家户户儿女都不多。”邓丽爱称,现在横店还有很多外地人来打工,在本地混得下去为什么还要去外地工作。

8年过去,现在邓丽爱的服装生意不止做横店的剧组,她还开设了淘宝店和速卖通。很多外地的客户都是通过淘宝店找过来的,她的儿子当天正在去西安一个政府投资景区的演出公司送货。现在她正在考虑再租一个2000平面的店面,把车间和库房分开,规模做大一点。

按照官方对于横店的规划,是要建设“中国横店”,扛起中国影视文化产业发展大旗。影视行业的配套设施在横店足够全面,但也面临产业升级的挑战。

横店集团创始人徐文荣称,要建世界影视文化名城,国际旅游休闲之都,做大型文化旅游项目。

回潮横店也成为不少当地人的选择。王志峰(化名)是金华人,今年1月1日正式从杭州回到横店发展。“这两年特别有欲望想要回来,包括我的一圈朋友都想回来。”郭杨斌说他2010年到杭州创业,也开了自己的公司,但自己的家人一直在老家。现在任职横店一家龙头影视服务公司市场总监。他说,影视不单是拍电影那么简单,还有很多周边可以围绕影视来衍生,现在去外面看过了,发掘的商机希望在横店可以实现。

苹果手机怎么强制恢复出厂设置iPhone手机强制恢复系统教程
扫黄刻不容缓7招养成白皙豆腐肌
图玫红色上衣搭配图片玫红色上衣有什么搭配技巧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