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视频

2018-10-31 13:40:51

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视频)

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视频)

猎鸟者在黑夜中捕猎

湖南省郴州市桂东县的市场里,有许多人贩卖被打死的候鸟。

全球每年有数十亿只候鸟进行洲际迁徙,8条迁徙路线中有3条经过中国。进入秋天,成群结队的候鸟从西伯利亚、内蒙古草原、华北平原等地起飞,经东、中、西三路分别飞往中国南部地区越冬。地处中部地区的湖南、江西等地形成了极窄的迁徙通道,成了从中部路线南迁候鸟必经的 千年鸟道 。

然而,近年来这些地区大规模捕杀候鸟的行为,使得这条 千年鸟道 反而成了众多候鸟的 险境 。

10月16日,纪录片《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在上引起关注,不到一天,该片子在优酷上的点击量就超过了15万次。

这部12分钟的纪录片拍摄于湖南省罗霄山脉的大山深处。志愿者李锋和他的两名同伴先后8次,前后历时一个月,在大山里坚守,直击了候鸟迁徙道路上的杀戮。李锋透露,在有的村落,一年下来捕获的南迁候鸟甚至可高达150吨以上。

每年入秋职业捕鸟人杀到

湖南 千年鸟道 上的新化、新邵、桂东等县自古就有狩猎的传统,捕鸟之风盛行。每一次捕鸟结束后, 收鸟人 就会出现,接着,鸟儿就会出现在县城的菜市场或餐馆里,甚至大城市高级酒店中。

捕鸟的人群里以专业捕鸟者危害。 新化县林业局负责人向介绍,每年一到秋季,新化当地都会出现至少二三十个职业捕鸟人,这些偷猎者有些甚至是随着南飞候鸟一路捕杀过来,设备先进,形成了一条龙的 产业链 。

长期研究候鸟的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邓学建指出: 捕杀鸟类危害极大,首先会破坏业已脆弱的生态环境,造成生态失衡,引发蝗灾等灾害。吃鸟者也冒着很大风险,谁也不知道候鸟携带了什么病毒,它们不像家禽一样有检疫系统。非典的先例就说明,这种对生命的不尊重也会让人类惹火上身。

打鸟场多为 三不管

作为候鸟迁徙的 终点站 ,中国候鸟栖息地的保护早已受到重视。世界自然基金会(WWF)长沙项目办主任蒋勇表示,经过近30年的保护区建设和20年的湿地保护宣传,直接猎杀候鸟的现象在洞庭湖区等开阔湿地已得到极大的控制。

但与栖息地的保护相比,保护候鸟迁徙通道的重要性近几年才引起注意。 迁徙通道上的捕杀现象主要是利用候鸟迁徙过境过程中迁徙种群密度高、地点相对集中的特点,大部分以捕猎林鸟或滩涂涉禽(鹭、鹳、鹤等腿细长可涉水行走的鸟类)为主。而在越冬地的捕杀主要是雁形目的鸟类为主,比如鸭、雁、天鹅等。 蒋勇说。

2004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明确规定了对捕杀、出售、收购、运输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处罚,情节严重的将追究刑事。然而,现实中却存在着执法难的问题。

李锋曾多次去山上调查捕杀候鸟的情况,他告诉: 鸟道经过的地方多是深山老林、地广人稀,且鸟群经过时都是深夜,林业公安要上山去得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而打鸟人一见动静立马就可以弃鸟和工具而去,山区那么大,根本找不到人,更别说抓到证据进行刑拘。

此外,许多鸟道位处 三不管 地带或边缘地区,极容易被忽视。例如,湖南出名的打鸟场观音山垭口,在邵阳、娄底、益阳三市均有上山的路,很难统一管理。

官方与民间都在努力护鸟

即便如此,现在中国各级政府和民间志愿者们仍在积极行动,努力为南飞候鸟 保驾护航 。日前,中国候鸟东部迁飞路线上南北两个重要站点 黑龙江七星河自然即便如此,现在中国各级政府和民间志愿者们仍在积极行动,努力为南飞候鸟 保驾护航 。日前,中国候鸟东部迁飞路线上南北两个重要站点 黑龙江七星河自然保护区和湖南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签署合作协议,承诺共同加强对东方白鹳等珍稀候鸟的协同监测和保护。

通过加强中国候鸟迁徙路线上各站点间的沟通合作,我们希望打造一条从候鸟繁殖地到越冬地的绿色通道。 世界自然基金会东北项目办公室主任朱江说。

民间的环保力量也日益崛起, 湖南省候鸟营 项目日前启动,这是支 候鸟保护 专门队伍。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二手搅拌罐价格
高压喷嘴
运动木地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