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漏1

2019-07-12 23:45:55 来源: 丰台信息港

(一)

当我提起笔触写下这篇日志时,我彻底忘了时间。

我彻底忘了,刚不久前无数个一样的天空,一成不变。

一成不变的天空,一成不变的对某个人深深地思念。

思念无果,终滂沱。

那人的心早已变换了季节,而我还站在那人许下诺言的那一天,不懂回来。

当真相永远都只有一个的暴露,像天空洒下了咸咸的泪水,比醋还酸的雨,心就被现实的无情瞬间溃败,甚至腐蚀掉。

过后雨的天空没有彩虹,没有彩虹,光线忘了折射。

那种撕心那种裂肺那种绞痛,那人永远都无法体会。

越是内心充满恨意,绞痛感就越发得明显和露骨,甚至压破我的每根神经。

我的失望,我的绝望,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沙漏记得,那些无助的。

(二)

如果可以笑,我决不会哭。

我记忆里的童话已经慢慢地融化,现实把两人的演技逼得日渐成熟。

夜很黑,被粉刷过的墙很白,我忘了,黑白之间还有很漫长的灰色地带。我在里面不经意迷了路,失去了方向感。

在爱与恨之间逗留和徘徊,跨过去,就是恨。越不过,就是爱。

不料地瞬间,爱恨情愁的针线活就在其间,恨意终占据了我的内心。

我的思念像海,终变成痛恨满腹。

沙漏颠倒反复,阵痛便一次又一次。那种绞痛,刻骨铭心。

那人舍得狠得,我却笨到傻到不懂得…

狠狠地哭,却发现哭得不够狠。原来,是我忘却了泪该如何滴落了。

可以想念,但不能哭红双眼,这句话犹如耳边。夜风,把那人曾对我说过的话带到我的耳边闪过,而如今,那人却忘了告诉我,眼泪该如何控制?

沙漏记得,所以不出声的过往。

(三)

谁用尽力气,只换来半生回忆?

床上的布娃娃,我很爱它!敢确认,之前爱的是附在它身上的那人。只是此时,我已经不知道我爱的是否还有那人的身影。也许我把所有的感情已经寄托在对一个物品上了吧。

衣架上悬挂的衣物,立在桌面的几杯,床头摆放的表、和小狗,以及已经消逝不见了的手链…那条街,那条路,那个熟悉的地方…

现实中却没有毁灭证据,那人来过的证据,那些爱过的证据。

可惜,亲爱,这些时光谁都再也回不去了。

时间是个让人讨厌的东西,它不经任何人的同意就任意地改变了一切。

已经丢失在时光隧道里,穿越了过去。

我丢失的,常常不仅是青春和爱情。

走在老旧的阶梯,在月光的折射里,像一个个参差排列的方形秃脑袋,泛着暗暗的光泽。

我总在每一个夜晚睡去,又在每一个白天醒来。

沙漏记得,那些遗忘的时光。

(四)

我知道

从前的一切回不到过去,就这样慢慢延伸,一点一点地错开来。

说忘记真的简单得就像拨算盘,可是,当什么都不曾发生过,谈忘记二字,真的很难。

尽管我在实施这一对自己许下的承诺的时候,心往往痛得不可开交。

那人活在我记忆里原始的地方,埋藏在那里,可淡不可忘。

现在的心情和内心,我想我不会忘记,或许永远都忘不了。

我知道

在的,都终究要离开,像风筝飞向很蓝的天。

一切都会成为永远都无法回到的过去,我有一天终也会平抚下来,好起来,恢复不会受伤的自己。躲在角落里,对这有丝虚伪的世界扫描,慢慢地懂得更多,然后在一朵花的背后藏起来笑…

沙漏明白,流沙会流走到另一个天边。

(五)

天的阴霾,是那人的伤怀还是我的悲哀?

想念,算是我的安慰还是悲哀?

那种悲痛还会不由衷而来,侵占我仅剩的躯壳,发着微微颤抖的响动。

路越长越远,梦越久越真,我的心貌似还不懂回程。

有多久不曾淋过雨,有多少心事变成回忆。

我把那份疼爱,就这样被迫收进胸前左边口袋。

偶尔飞鸟飞过,留下无迹地想念,如花美眷,却早是逝水流年。

就算回得了过去,也会不了当初了。

也许,我难过的不是那人的无情伤害,而是我不能陪那人走到世界的终结,再也见不到那人只对自己美、温柔的笑…

沙漏记得,我所有难以表达的伤。

(六)

我该如何失忆,才能忘了在20岁的年华里出的这场意外?痛的意外?

我依然独自一个人走在那条浮华炫丽的却不属于我的街,像一个拾荒者,一个人悄悄收藏起时光的底片,让它变成陈年的私酿。

只是再也不敢在那个夏日的午后,晾晒出任何与那人有关的画面。

零零落落的默片,被时光踏得粉碎。

那时的自己,还有完整的幸福可以撕碎,而现在,只有所以承诺回头嘲笑我。

被砸被掠夺,留下的废墟吞没我所有的希翼盒企盼,甚至记忆。

淋过雨的空气,疲倦了的伤心。

我渴望漫天飞洒的雨水冲洗掉世界的肮脏的同时,也冲洗掉我内心里的悲伤。

沙漏知道,删去的是疼痛的时光。

(七)

走得太快,以至忘了当初为什么要出发,这是一个令人困扰的夏季,那么绵长。

我背负着那些丢不开的东西行走,我想我知道我应该把它们卸下或统统抛弃,慢慢地慢慢地…

我想

我终究不能逃避那些记忆,忘不了那个人,这年夏天发生的意外,换不了独角戏的角色。

也许

很多年后

时光静悄悄地流逝,沉思追忆,回首前程往事,思念的痕迹会越陷越深。

多年前的熟悉,多年以后的今天,一切的一切早已烟消云散,那个人还是那个人,我还是我,一样的陌生人。

男人性冷淡是什么因素
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哪个专科医院治癫痫
本文标签: